我曾經是美國汽車工會會員

韋彥2019-12-09 14:52

我曾經是 UAW(UnitedAutoWorks,全美汽車工人聯合會)的成員,在GM(通用汽車公司)下屬的DelcoElectronicsCo.(后改為DelphiElec-tronics)工作過7年。

1999年,當時DelcoElectronics還是GM的子公司。因為有550位老工人同時退休,16年來,Delco第一次招收工人。

如何招工,是公司和工會的一項談判工作。最后的結果是:

1.公司必須雇用獨立招工公司運作;

2.申請人必須有公司員工推薦;

3.申請人參加考試的機會是抽簽決定的。因為550個職位,有2萬人以上的申請者;

4.考試有5項:英語、數學、操作、團隊協作、面試;

5.其中,不知是公司還是UAW,也許是美國的聯邦法律規定,錄取員工必須有一定比例的黑人、少數民族、婦女。

因為這種大汽車公司的工人工資加上加班費,有時比白領還高,福利又超好,醫保是幾乎無須個人付任何費用的,所以有不少在校大學生來應聘。

我先生是Delco的工程師,他可以推薦我,同時他的一些同事也幫我填表推薦以提高中簽率能擠進參加考試的機會。我最終被錄取。

關于工會的一些規定,我還記得一些:

1.工人入廠就是UAW成員,沒有不加入工會的選擇;

2.工人入廠工資是每小時13.9美金,每半年增加1美金;最多可加到多少我不知道,因為這是不能互相問詢的;

3.工會會費是入廠時自愿選擇的,可選1至3小時工資/每周;

4.工種是按工齡排序挑選,每三個月可以重新挑選;

5.周六和平日超過8小時的報酬是1倍半工資,周日2倍,節假日三倍;

6.加班機會則是車間老板從工齡長的員工詢問起。例如,當時需要2個加班名額(有工人請假不能來上班),車間老板要從工齡長的員工開始詢問,直到得到2個人可以加班為止。允許跨車間加班工作;

7.罷工期間由工會付75%工資;

8.員工買本公司的車有13%的優惠。買其他UAW的車,如福特、克萊斯勒有9%的優惠。

9.退休金是按工齡計算,每年工齡50美金。例如,我有7年工齡,我退休后每月從公司可以拿到350美金的退休金。Delphi要向美國政府交納保險,一旦破產保護后,員工的退休金由政府支付。直到現在我仍然是從政府每月拿350美金的退休金;

10.早入廠的UAW成員退休后仍享受退休前的原醫保。因公司逐漸入不敷出,1999年進廠的員工退休后就不享受醫保了。白領則從1993年以后進公司的退休后就不再享受醫保。

我經歷過一次罷工。每個車間按人數分配名額,然后排班。我們就在廠門口舉個牌子,站夠兩個小時,算完成任務。時間長短則要看雙方博弈結果出來的早晚。這次罷工大概有2天到3天。雙方很快達成協議。具體為什么罷工我不記得了。但我個人當時覺得真的沒有必要。如果我們向GM供貨遲到使得GM停產,1分鐘公司可能被罰上百萬美元。損失巨大。

隨著美國制造業的衰退,這種超大公司尾大難掉,衰敗是必然的。工會的制肘不過是加速劑而已。

我親身經歷了幾件事,恐怕是可以見證工會導致公司日漸衰退的實例。

  ●我進入公司的第一印象是驚訝。這就是資本主義嗎?工人上班很準時,因為要打卡。但是,打卡以后,扎堆聊天的,討論衣著化妝的,聽音樂的,甚至還有賣彩票的。幾乎生產線的每個工位上工人都帶來自己的收音機,工作時間一直在聽音樂。

●我們車間生產線是自動的,機器手在計算機的控制下往電路板上插電子元件,只是在一盤1萬個件的電子元件用完前需要手工接續下一盤,保持生產線不能停。盤上都有零件號,工作程序要求換盤以前必須掃描每一盤零件。但就算采取種種預防措施,因為元件細小,外觀一樣,換錯零件的事還是經常發生。一旦錯誤,就是成千上萬的電路板需要換件,工作量極大。但是,對犯錯的員工沒有任何懲戒。

●另外,機器故障時,工人只需在電腦上登記,要求技工來修理。開始,因為我在國內是教自動控制的,有些小毛病自己能解決,就沒有找技工。后來,他們的頭(不是老板,也是技工)很客氣地請我不要搶他們的飯碗。技工還有他們自己的工會,我們車間就在他們旁邊,常常看到他們閑坐著也不過來修理。有時,任務緊,我們車間老板只好自己去請他們。

●我因為有腰傷,轉到修理電路板的工種。這是一個更自由的工作,也沒有定額。后來,老板告訴我,我在一個班次修的板子是其他人的十倍還多。但那些工友們卻到我跟前說,都像你這樣干,我們就沒有周末加班的機會了。我們周六和平日8小時之外加班是一倍半工資;周日則是兩倍;節假日是三倍。我們的電路板在墻邊堆積如山,下線后六周就作廢。沒有人心疼。

●工會還有規定,周末如有加班機會,車間老板必須按照工齡逐個問詢員工是否愿意加班。到后來,車間老板就只能悄悄問我,是否周末有空來加班。因為,就算拿一倍半工資,他們來了也是扎堆聊天,很少有干活的。有工會保護,干好干壞,甚至干與不干報酬一樣。

●我剛入公司的第一個搭檔是一個黑人。大概30多歲。每天都違反公司不允許酒后工作的規定,醉醺醺地來上班。而且,一直睡覺,兩個人的工作都是我自己干。我找過車間老板幾次。她說,我找他談過無數次,也找過工會。但毫無改變。沒多久他就醉死了。

●有一個其他車間的工人,打了他的車間老板,被公司開除了。可是,UAW跟公司談判,結果這個員工不僅回來上班,而且還打破工會的規矩,不按其工齡,可以隨意挑選工種。我們車間集體反對接受他,他才沒有來我們車間。這樣的事例不少。

●事后,我找公司的工會代表談過,他們也明白,照這樣下去,公司早晚會垮臺的。但這個代表本人很快就要退休了。他有優厚的退休待遇,根本不再在乎公司的死活。

●我們車間老板為了獎勵完成任務的班組,用自己的錢印制了大量T恤,開始是獎勵,后來干脆贈送所有員工。

●公司逐步把車間遷到墨西哥、中國等沒有工會且低工資的國家。當時,墨西哥的工人工資,每小時2美金;中國工人才1美金。而我這樣淺工齡的工人,除了完全不需繳費的醫保(保全家)、退休金等福利外,每小時30多美金。

各種事情不一而足,公司真的是苦不堪言。果然,公司于2006年陷入破產保護。生產線遷到了墨西哥。雖然我可以按規定調到GM任一工廠,但因為有嚴重的腰病,沒有我能干的工作,也就提前退休了。

我先生是工程師,對比“藍領”和“白領”的狀況,我們深切體會:有工會,員工欺負公司;沒工會,公司欺負員工。正確的平衡點很難找到。這里沒有個人利益和集體利益的平衡,只有每個人對自己個人最大利益的追求。但是,這種追求往往是非理性的、短視的。

 

香港正版最准一肖中特提前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