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工業脊梁的未來

近藤大介2019-12-09 13:41

【東瀛視角】

前兩天,一位中國朋友來東京出差,我請他吃了一頓便飯。他是中國某大型IT企業的高管,所以,我們剛一見面,他就問我了一個關于IT行業的問題:“上個星期,松下公司宣布結束液晶面板業務。對于這件事,我們這些在中國搞IT的人做了各種分析。今天,松下公司又宣布退出半導體行業。日本顯示器公司(JDI),號稱‘日本液晶行業明日之星’,結果也一直虧損……我們真有點看不懂了。關于日本半導體行業和液晶行業的未來,日本政府有什么計劃嗎?”

2019年11月28日,松下公司董事長津賀一宏主持召開董事會。鑒于赤字持續增長的現狀,董事會成員一致決定“退出半導體行業”,并將Pana-sonicSemiconductorSolutions(PSCS)等幾家以半導體為主營業務的子公司,以2.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7.6億元)的價格出售給中國臺灣的半導體制造商“新唐科技”。

30年前,也就是1989年,日本正處于泡沫經濟時代的頂峰時期。當時,日本生產的半導體產品風靡全世界。在“1989年全球半導體暢銷品牌TOP10”排行榜中,日本品牌NEC、東芝以及日立包攬了前三名。此外,富士通、三菱電機以及松下也進入了榜單,分別排在第六、第七、和第九位。

然而,在2017年的排行榜里,碩果僅存的日本品牌只有東芝(排名第八位)。到了2018年,日本品牌全軍覆沒。

大約在一年前,我聽過一場“日本半導體之父”、前爾必達CEO坂本幸雄的演講。坂本指出:與其他國家相比,日本在技術、人才、政府支持三個方面都處于劣勢。所以,對日本半導體行業的未來,他很絕望。

令人感到更絕望的是,今年11月15日,中國半導體領軍品牌之一的“紫光集團”正式宣布,任命現年72歲的坂本幸雄擔任紫光集團高級副總裁兼日本分公司CEO。也就是說,這位曾經哀嘆日本人才短缺的“日本半導體之父”已經成為了一名“中國企業的員工”。

在接受“日經商業周刊”采訪時,坂本表示:

“直到今天,我還記得2012年擔任爾必達CEO時遭遇的重創(由于資金周轉方面的問題,坂本迫不得已宣布爾必達公司破產)。當時,我曾想過一死了之。但轉念一想,如果就這么死了,我的人生豈不是太悲慘了?所以,我下定決心,一定要干出一番事業。

爾必達倒閉兩年半之后,我成立了半導體研究公司兆基科技(SinoKing),與中國安徽省合肥市政府合作發展DRAM產業。后來,出于種種原因,我再次受挫。這幾次的重創在我的心頭縈繞了整整7年。現在我已經72歲了,但我仍然不愿意一直當失敗者。所以,這一次我接受了紫光集團拋出的橄欖枝。”

通過這段采訪,坂本把他的內心世界展露無疑——為了重振日本的半導體產業苦苦掙扎。但事已至此,深感無力回天,只好順勢而為,接受中國企業的邀請。所以,從某種意義層面而言,坂本的這半輩子就是日本半導體產業的真實寫照。

接下來,讓我們的把視線轉向液晶面板行業。

日本的液晶面板行業也處于高速衰退的過程之中。2001年,作為日本液晶面板行業的標志性產品,日本液晶電視可謂“打遍天下無敵手”——夏普以73%的國際市場占有率稱霸全球。再加上緊隨其后的松下(國際市場占有率9.1%),日本品牌牢牢控制著全球液晶電視市場。

但是,夏普錯誤地建立了“液晶面板一枝獨秀”的產品架構,最終導致2016年夏普被中國臺灣企業鴻海精密工業(富士康)收購。從那時起,夏普的CEO就變成了臺灣人戴正吳。

如今,智能手機的屏幕成為了國際液晶面板市場里最熱門的產品。在手機低溫多晶硅液晶屏幕(LTPSLCD)市場里,曾經常年占據霸主地位的日本顯示器公司(JDI)也呈現頹勢。2018年,該公司產品的國際市場占有率較2017年下降了8%,市場占有率排名隨之跌至次席。中國企業天馬微電子集團以22%的市場占有率榮登榜首,排名第三位的是中國企業京東方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BOE)。對于日本顯示器公司(JDI)來說,它已經陷入了中國企業的合圍之中。

日本顯示器公司(JDI)曾于2012年主導了日本產業革新,并將索尼、東芝、日立三家公司的顯示器研發部門納入麾下,堪稱日本的“旭日企業”。

但是,該公司的近況只能用“悲慘”二字來形容。今年4月,該公司與中國大陸和臺灣的3家企業組成的聯盟達成協議,接受包括出資等在內共計800億日元(約合人民幣51億元)的金融支援。5月,該公司宣布連續5年出現決算赤字(1094億日元,約合人民幣70億元)。6月,宣布更換第四任CEO,并裁撤1200名員工。與此同時,TPK和富邦集團宣布,退出“金融支援聯盟”。8月,該公司宣布負債額超過772億日元(約合人民幣50億元)。9月,嘉實基金管理集團宣布退出“金融支援聯盟”。

11月22日,日本顯示器公司(JDI)發布聲明稱,該公司前高管侵吞公款約5.8億日元(約合人民幣3700萬元)。公司已于去年年底將其解雇,并向相關法律部門提起了訴訟,后來那個前高管今年11月自殺了……

日本顯示器公司(JDI)最大的海外分公司位于中國深圳。今年5月我去深圳考察時,曾遇到過一位該公司的雇員。一開始,他只是無奈地表示“每天做的都只是一些無關痛癢的日常業務”。最近有人說JDI也可能會是令和時代(2019年5月開始的新天皇時代)第一家倒閉的5000億日元(約合人民幣320億元)公司吧。

現狀已然如此,這就難怪我的中國朋友會有本文開篇出現的那個問題了。

“最近,日本議員們在國會上討論的問題,并不是作為日本工業脊梁的半導體行業和液晶行業,而是‘賞櫻會’——日本政府每年春天都會在新宿御苑舉辦賞櫻活動,邀請包括首相安倍晉三在內的政府官員、自民黨官員及其親屬、朋友等參加。對此,在野黨在國會上頻頻指責安倍政權。”

當我把這件事告訴我的中國朋友之后,他顯得非常的茫然:“櫻花,不是在春天的時候開嗎?”“沒錯,是在春天開。但是,現在的日本國會開了不應季的櫻花。”借著酒興,我回答道。

也許,“冬天的櫻花”真的就要開了。到那時,整個日本就會像漫天的花瓣一樣四散凌亂、隨風飄搖,但日本人會繼續裝作視而不見……

 

日本《現代周刊》副主編
香港正版最准一肖中特提前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