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只是富人俱樂部嗎

陳志武2019-12-09 13:25

【金融其實很簡單】

不管從日常談話,還是從教科書中,你可能有兩個很深的印象:一個是金融就是給富人服務,對富人才重要。另一個是在借貸市場上都是富人借給窮人,富人剝削窮人。因此,金融就成了富人剝削窮人的工具。

這兩個印象符合事實嗎?這些觀念站得住腳嗎?當然,今后你會了解到,如果金融受到太多行政管制,被抑制得過分了,可能真的會成為富人俱樂部,老百姓連沾邊也別想。比如,直到二十幾年以前,中國老百姓除了往銀行存錢之外,得不到任何其他金融服務,情況就是那樣的。

今天,我們還是講借貸市場,從這個行業中你會學到,如果民間金融的空間足夠大、足夠順當,金融對普通老百姓其實更重要,金融完全可以普惠。尤其是,你會看到,人們心中那些關于借貸市場歷來就是富人借給窮人、剝削窮人的印象,其實跟實際不符。

湖北王垸村的故事

我們就以湖北省王垸村為例。王垸村位于湖北省監利縣,地處洪湖岸邊,家家戶戶都有水產養殖,但像多數村莊一樣,這里有機會創業致富、增加就業,可是缺少資金,每年資金缺口約500萬。而另一方面,雖然本地人錢不多,但從老年到青年人,很多人有投資需要,尤其是老農民,他們不僅承受一般意義上的“三農”之苦,而且還因子女數量少、子女外出打工等因素,面對極不確定的養老挑戰。對他們來說,互助性金融機構不僅最合適,而且最需要。

那么,是否有這樣的互助性金融機構來幫助他們擺脫貧困,創業致富呢?據《南風窗》報道,2006年3月的時候,李昌平跟村委會成立了“王垸村老年人協會”,這個協會實際上是以放貸為主的老年人基金會。當年,86人入股,股金總額27萬元。年底分紅,每位老人拿到280元。至2010年底,協會股金總額104萬元,有219位老年人參股。

王垸村養老基金會,吸納同村老人股金,向村民發放貸款,利息用于分紅。2009和2010年,每位入股老人分別得到分紅650元和500元。對城市人,幾百元分紅可能無足輕重,但對這些老農卻是另一回事。就以村委會75歲的守門老人為例,她獨居村委會提供的宿舍,2010年收入是低保金600元,加村委會工資2000元,一共2600元,所以,基金會分紅的500元,對她很重要。另外,在老年會員生日和去世之時,基金會還會拿出幾十元慰問金。

在這個故事里,你看到,放貸的其實就是這個基金會背后的股東,也就是村里普通的老年人,而得到貸款的是村里需要資金經營水產養殖的年輕人,也是普通農民。都是普通人跟普通人之間的交易,而不是什么富人借給窮人。這個村是典型的“大家都不富但各有不同金融需求,所以需要相互交易”的局面。

養老基金會的好處很多:一是資金投放本地,增加年輕農民的就業,二是有利于社會和諧,讓年輕農民不必背井離鄉外出打工,能跟父輩和子女在一起生活,三是通過老年人股東每年的分紅收入,緩和養老問題,四是減輕政府的養老負擔,幫助解決“三農”問題。政府給農民補貼,是不錯,但更重要的是還給農民金融權利。

可是,像這樣對個人、社會和政府是多贏的養老基金會,在2007年和2011年兩次被勒令取締,理由是該基金會未經有關部門審批。在銀監體系下,農村金融機構的設立存在區域、股東資格、資金門檻等諸多限制。這些限制是如此嚴格,以至于根據中國人民銀行統計,到2010年末,全國數萬個鄉鎮中,已開業的新型農村金融機構才395家,其中村鎮銀行349家,貸款公司9家,農村資金互助社37家。大多數農村金融機構只好通過工商渠道注冊,獲得“準身份”,打“擦邊球”。監管部門一不高興,這些自發金融機構隨時可被定性為“非法集資”。

對于監管部門的這些取締命令,67歲的王垸村養老基金會理事長說,“一不犯法,二不貪污,村民也滿意,為什么就不能辦了呢?”在養老基金會召開會員大會討論時,90%的老人支持“繼續辦”。

王垸村是否為特例呢?并非如此。國務院參事湯敏博士幾年前去內蒙古武川縣農村調研,了解到,在那里也是普通老百姓相互融通資金,而不是富人貸給窮人。但在民間金融被壓制的情況下,許多人,特別是退休老人沒法擴大養雞業務,去給自己養老。

既然民間金融好處這么明顯,為什么會受到懷疑甚至禁止呢?說到底還是由于對民間放貸的不信任,沒有走出剝削論的思維。當然,也有許多人說是怕民間金融帶來金融危機風險。比如,上世紀90年代農村合作基金會有壞賬近3000萬元,有的說虧損數億元,最后由中國人民銀行填補了窟窿,接下來就打壓農村金融。但即使農村金融有幾十億呆壞賬,也遠比四大國有銀行在2005年之前產生的3萬億呆壞賬小幾個數量級,更何況農村金融服務了8億農村人口、改善了他們的民生。為什么沒有因3萬億元呆壞賬而取締四大國有銀行,卻因最多幾億元呆壞賬而禁止農村金融呢?

清朝借貸中是誰借給誰

你可能會說,上面講到的是現在農村的情況,而過去民間借貸中一定是富人剝削窮人的。那時候的情況到底如何呢?

過去,我跟彭凱翔、林展從清朝刑課題本收集了近5000借貸案例,通過研究18-19世紀的農村借貸關系發現,68%的借方為雇農、23%為佃農,而貸方中63%為雇農、14%為佃農、12%為自耕農,所以,放貸人中地主富農只占11%,而89%的放貸人為雇農、佃農和自耕農。所以,如果我們認為放貸人是剝削者,那么多數時候剝削者是雇農了。

為什么在傳統農村借貸中大多數時候是雇農借給雇農,而不是我們印象中的地主借給雇農、佃農呢?其實道理蠻簡單,因為就像今天,馬化騰有2000億財富,王健林有1000多億,但是他們的財富都在股票和其他資產之中,這些財富是基本不能動,也不容易變現的,所以,如果你找他們借錢,他們可能真的手頭現金不多。當年的地主和富農也一樣,他們富有,但財富都在田地、房屋和不動產上面,而相對而言,正因為雇農、佃農財富很少,沒有田地房產,所以,他們僅有的財富可能是現金,因此,普通人找他們借錢,可能反而有錢可借。另外,普通人借錢金額小,富人未必有興趣做這種小額貸款。這就造成了不管是古代還是今天,在普通人需要借錢時,更可能是普通人借給普通人,而不會是富人借給窮人,富人可能對大額的商業放貸更感興趣。

所以,為了推動普惠金融、改善老百姓福利,我們需要從根本觀念上梳理清楚,消除一些誤解。金融完全可以普惠,關鍵在于我們能否放開民間金融,允許并保護私營銀行和各類民間金融機構。金融能否普惠其實就是一念之差的事情。

今天的第一個要點是,民間金融是最直接的普惠金融,既可以解決創業、就業問題,又解決養老、三農問題,也能減少老百姓背井離鄉外出打工的必要性。其次,只要能放開民間金融、保護民間借貸權利,金融不會只是富人俱樂部。不管在當今的民間,還是在古代,民間借貸絕大多數的時候是普通人借給普通人,而不是富人借給窮人。金融不是富人專用的剝削工具,而是普通人達到互助、進行跨期交換的工具。

最近這些年,經常出現關閉、禁止民間金融的舉措。你要知道,由于國有金融機構一般都規模比較大,它們沒有興趣為老百姓提供小額的金融支持,因為這些小額金融服務時間長,即使做好了,對大型金融機構的收益沒有什么意義,所以,只有民間金融機構才可以跟普通大眾的金融需求相匹配。既然這樣,那為什么這些年還要禁止民間金融呢?把民間金融打入地下后,會有哪些后果呢?

(本文為喜馬拉雅《陳志武教授的金融課》講座文本)

 

耶魯大學教授,香港大學馮氏基金講席教授。
香港正版最准一肖中特提前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