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三豬”從PPP到專項債:一樣的臉,一樣的錢

杜濤2019-11-15 16:12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杜濤 五年一輪回,從PPP到專項債,同樣的故事,同樣的人,賺著同樣的錢。

張三豬(化名)是中部某省一家PPP咨詢機構的負責人,最近他一直奔波于各個地級市之間,只不過做的業務并不是他的主要業務PPP,而是專項債項目。

他最近忙于給各地的專項債項目出具可研報告,也就是論證項目可以實施的報告。可研報告是專項債項目上報必須遞交的報告之一,也是最重要的報告之一。

從9月開始,他在各個地級市之間賣他的項目可研報告,同時也在當專家,賺項目評審的專家費。到11月,他給不到十個專項債項目做了可研報告,賺了幾十萬。

但是他已經準備收手不干了,而讓張三豬決定不再大面積做專項債的項目的原因在于,他認為現在從9月份開始申報的2020年專項債的的風險敞口太大,可能要出問題。

“亂,甚至亂都不足以形容,還不如PPP呢。”這是張三豬對這幾個月專項債業務的感受。他告訴記者,從9月以后,2020年專項債項目提前批要上報,很多地方政府覺得PPP繁瑣漫長,專項債短平快,資金監管松,利率低,于是將其視為救命稻草,一門心思做專項債,不管項目合不合理,是否有收益。

而張三豬并不是獨行者,最近差不多所有的PPP咨詢機構都在涉足專項債業務,雖然他們或許認為專項債存在短期性,名不副實等諸多問題,甚至因為專項債而賺了不少的張三豬也認為專項債不如PPP。

但這就是風口,就是一只豬,在風口上也能吹起來,更何況是一堆精通規則玩法,又經歷了前幾年PPP磨煉的人。

轉身

近日,張三豬在一家地級市作為專家評審了一批專項債的項目,這也已經是他從9月份開始,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其實在9月之前,他還在微信里向記者“炫耀”他接到PPP業務。到了9月,風向一變,他也隨著大勢迅速轉身,從PPP投向專項債。

2019年下半年的“網紅”絕對是專項債,張三豬經常這樣調侃自己賺錢的生意。而專項債成為“網紅”則是源于9月4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

9月4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確定,一是根據地方重大項目建設需要,按規定提前下達明年專項債部分新增額度,確保明年初即可使用見效,并擴大使用范圍,重點用于鐵路、軌道交通、城市停車場等交通基礎設施,城鄉電網、天然氣管網和儲氣設施等能源項目,農林水利,城鎮污水垃圾處理等生態環保項目,職業教育和托幼、醫療、養老等民生服務,冷鏈物流設施,水電氣熱等市政和產業園區基礎設施。

上述國務院常務會議還是提出專項債資金不得用于土地儲備和房地產相關領域、置換債務以及可完全商業化運作的產業項目。二是將專項債可用作項目資本金范圍明確為符合上述重點投向的重大基礎設施領域。以省為單位,專項債資金用于項目資本金的規模占該省份專項債規模的比例可為20%左右。還要求加強項目管理,防止出現“半拉子”工程。

于是,之前在面臨PPP走下坡路的從業者們看到了新的機會,無論是咨詢機構、律師事務所還是會計事務所,乃至金融機構都看到了新的商機,紛紛殺進專項債市場。

這其中就有張三豬,當然也有張三豬的同行們。其實在PPP機行業發展的時候,雖然說同行是冤家,但是因為主管單位成立了專家庫,而這些有著商業身份的專家們,還要互相評對方的項目,所以這堆賺快錢的冤家們,一方面在互相攻擊,同時又互相妥協。

用張三豬的話來說,有賺錢的機會就要抓住,而且未來這樣的機會多了,但是現在來了,如同五年前的PPP一樣。盡管張三豬們心底里認為專項債可能還不如PPP,他告訴記者,PPP多少還會帶來一點現金流,但是專項債可就是純粹政府債務了,哪怕要求項目收益要覆蓋專項債。

“怎么可能覆蓋,政府性基金收入大部分都是土地收入,怎么覆蓋?”張三豬告訴記者,要審視專項債資金的回收,同樣要看專項債的效率和社會效益,以一個同樣廠房的租金收入標準為例,PPP需要可行性缺口補助,但是專項債模式下所以項目都要自平衡,所以在PPP模式下,租金如果是6—15塊錢每平米每月,專項債可能會是25—45元每平米每月,相差甚大。

但是,PPP經歷兩年多的規范,在已經不知道出路在何處的時候,專項債來了,甚至讓PPP的從業者們都沒做好準備。

做可研

專項債的東風來得有點快,快到讓張三豬有些目不暇接。當然,這一切也讓他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如同當年的PPP一樣。

9月,專項債風剛剛開始之時,他決定放棄專項債業務的其他環節,只做可研這一塊,當然他也想賺其他的錢,但他評估風險后,認為可研報告這塊性價比較低,風險與收益比較能成正比。

每份可研報告,張三豬便宜的賣十萬、二十萬,貴的賣幾十萬甚至上百萬。一切都看工作量,當然有很多工作量是在以前的基礎上再做修改

為什么只做可研這一塊?

據經濟觀察網了解,可研報告是論證項目是否可行,是項目審批立項的決策性文件之一。專項債的可研不同于一般項目的可研,要計算收入是多少?成本是多少?稅費多少?凈收益多少?因為專項債需要凈收益覆蓋還本付息總額的1.1-1.2倍。

張三豬告訴記者,他分析了一圈,發現只能做可研報告這一塊。現在很多金融機構基本可以出資金平衡方案、法律意見書,因為銀行包圓的前述兩個方案中對地方政府是0價格,對會計所和法律所給七、八萬元。也就是說,金融機構將后面幾個方案免費提供給地方政府,這樣,像張三豬這樣想給地方政府做類似的方案賺錢的機會也就沒了。

“銀行也不是白白提供給地方政府。”張三豬告訴記者,銀行原因給地方政府免費提供,表明銀行認可地方政府的專項債,銀行去買了專項債,之后地方政府的專項債又存在了這家銀行。

這樣,地方政府發行任務完成了,銀行拉到存款了,咨詢公司賺到了咨詢費,地方政府也拿到低成本,唯獨不知道項目的真實性有多大,專項債的錢花哪去了。

從9月開始,張三豬就開始了在他所在的中部省份中的各地級市之間到處跑的日子。在十幾個地級市全部留下了他的足跡,當然他也遇到了競爭對手,還是熟悉的人,當初一起做PPP的競爭對手。

他告訴記者,從9月份開始要2020年的專項債項目要提前批申報,此時很多地方政府覺得PPP繁瑣漫長,專項債短平快,資金監管松,利率低,地方政府當做救命稻草,一門心思做專項債,不管項目真實不真實,合不合理,有沒有收益。

而項目的真實性是指項目能不能自平衡,甚至本身是不是一個真實的項目。張三豬從9月份開始到現在,只做了不到十個項目的可研報告。不是他不能做更多的可研報告,而是害怕了。他看到整個市場一哄而上,為了讓項目申報,各種手段齊出,他擔心風頭過后的風險。一個縣可以報50到60個專項債項目,且不說項目能不能批下來,光前期費用就不低。畢竟專項債要求自平衡,凈收益還本付息的1.1倍,為了讓數據達標,一般從可研的時候就可以使編制數據。在資金平衡方案,實施方案中論證。

張三豬告訴記者,專項債的模式下,銀行開始學著政府建立咨詢機構庫、會計所機構庫。

因為對未來風險的擔憂,原來做PPP,現在做專項債的咨詢公司開始將風險向前推導,也就是風險設置在可研報告中。

“ 現在會計所和律所編制報告的時候,引用可研的內容,數據和成本,等于可研報告成了后期的幾份方案的基礎。現在是可研的數據來源也可能有問題,為了讓數據達標,會計事務所會幫可研報告進行數據包裝,收入點的挖掘,會計事務所甚至找些同類型的項目進行價格對比。”張三豬這樣描述。

效果如何?

當張三豬決定收手的時候,他發現這個風也開始快剎車了,畢竟大部分的專項債項目申報時在11月下旬截止。

進入11月中旬,一些地方發現了專項債的問題,對報批的項目開始提出了限制,比如要求每個項目的自有資金要占比多少,但是只是針對新的項目。

張三豬也發現,原來財政有一個專項債項目庫,后來發改委也搞了一個項目庫,若是項目發改、財政的項目儲備庫都入庫,可以優先發行,若是只入了其中一個,則要排隊。

但是,張三豬擔心的是專項債的項目是拍腦袋上,攤派制。比如地方政府要求各個政府部門必須報項目,先報上來,在地方政府初篩下同意后,政府各個部門在做可研和規劃。

此外,專項債優先支持已開工的項目,其次是具備開工條件的項目。也就是在遞交材料的時候,需要遞交開工許可證,以證明具備開工條件。但是現在面臨的問題是,有些項目是現場謀劃的,有些項目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沒有規劃,沒有初步設計,甚至選址和規模都沒有,都是臨時決策。直接編制可研和資金平衡方案、實施方案,為了證明項目本身具備開工條件,又花費資金去編制初步設計,這樣項目報成則成,如若不成那么前期費用也就白花了,而前期做初步設計規劃可研,也要花費幾十萬甚至上百萬。

張三豬還看到,專項債的發行,也變相地救活了平臺公司,現在上報專項債項目一般由行政機關或者事業單位申報,但是資金使用可以委托給當地的平臺公司來負擔具體項目的實施工作。這樣的低成本的專項債的資金,又輾轉進入到了平臺公司。

作為PPP專家,張三豬也感覺到,專項債產生了對PPP的擠出效應。現在專項債的范圍越來越大,農林水利垃圾處理都成了標準專項債,與PPP的行業覆蓋面是一致的,相比專項債的快捷和資金成本低廉,PPP相應的就會被擠出。

其實不止是對PPP擠出,還影響到了PPP項目的進度,特別是那些在融資方面遇到困難的PPP項目。

張三豬告訴記者,雖然專項債不允許PPP項目申請專項債,因為PPP項目融資成本高。但是各地有招數,比如將存量的PPP項目換了一個名字,拿到專項債后,將資金投到PPP項目上。這種情況下,要面臨的問題是出現融資主體的變更。畢竟專項債的融資主體是政府,PPP項目的融資主體是項目公司,不同的模式,借款和還款主體是不同的。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財稅新聞部主任
長期關注宏觀經濟,財政、貨幣政策領域。主要關注財稅、金融、審計、環保、PPP、大工業等相關方向。
香港正版最准一肖中特提前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