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名高管“淪陷”背后 復盤愷英網絡窩案

金冠時2019-11-15 15:48

經濟觀察報 記者 金冠時 在被“網上追逃”半年多后,愷英網絡股份有限公司(002517.SZ,下稱:愷英網絡)董事長金鋒終于歸案了;不到20天后,他獲得了“取保候審”。

實際上,從2019年4月23日至10月25日,6個月零2天的時間里,金鋒所在的這家A股知名網絡游戲公司,僅發出的公告里,就有5位在任及短期內離任的高管,被公安機關調查,他們分別是:

生于1982年4月的現任副總經理馮顯超;

生于1983年5月的實際控制人、原董事長王悅;

生于1983年8月的現任總經理陳永聰;

生于1986年7月的原監事會主席林彬;

以及生于1988年7月的現任董事長金鋒。

此外,經濟觀察報記者獲悉,愷英網絡至少還有2位未公告披露的離任高管,在此前后被調查,即:生于1981年的原董事、董秘、財務總監盛李源,生于1987年9月的原董事李思韻。

記者了解到,愷英網絡前述高管,有的經檢察院批準,已經被正式逮捕;也有的,獲得了取保候審。他們涉嫌的罪名包括:操縱證券市場罪、內幕交易罪、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等。

在如此集中的時間里,同一家公司,有7位高管陸續被調查,這在A股歷史上頗為罕見。

與此同時,愷英網絡還有大量的股份、銀行賬戶,被司法凍結及輪候凍結;而在股價、市值方面,也出現“坍塌”:2019年4月23日,其收盤價4.32元,市值約92.99億元;至11月14日,收盤價2.52元,市值約54.24億元,下跌41.67%。

同期深圳成指,從10124.66點至9746.56點,僅下跌3.73%。

而如果追溯到王悅通過借殼方式,實現愷英網絡上市期間的最高峰——2015年6月,該股票市值曾超過494億元,接近500億元,四年多的時間里,愷英網絡股價大跌了接近九成,市值蒸發了440億元。

愷英網絡,到底怎么了?

“白手起家”

王悅成中國最年輕富豪”

在愷英網絡被調查的7名高管里,第一個公告出現異常狀況的,是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王悅。

今年36歲的王悅,是江蘇蘇州昆山市淀山湖鎮人,父母為教師。中學就讀于昆山震川中學,2001年考入位于陜西西安的長安大學,水文水資源專業。

在2017年的脫口秀節目《波士堂》中,王悅自述,他報的大學專業都是與計算機相關的,去讀水文專業是“被迫的,服從調劑”而已。

在大學期間,王悅的主要精力仍然在計算機上,水文專業課基本沒上過,以至于到了2005年畢業時,“畢業證有,但沒有學位證,因為‘掛科’太多”。

大學期間即開始創業的王悅,建設個人網站,從事“手機彩鈴下載”等業務,并且收益頗豐。

《長安大學校報》在2018年一篇采訪校友王悅的文章中這樣寫到:“大學未畢業,他就賺了第一桶金,足足有幾百萬。王悅告訴記者一個很神奇的經歷:‘在百度搜索手機鈴聲的時候,百度共76頁,從第一頁的第一條到最后一頁最后一條,手機鈴聲下載基本都是我的網站’。”

畢業后,王悅“只投了一份簡歷,(給)慧聰網,幸虧(慧聰網)沒回我。”隨后,他加入了龐東升的51網絡社區(51.com)——彼時中國最大的社交網站之一。

2008年,從51網絡“學習到了公司管理經驗”的王悅,自立門戶,和他的大學同學、陜西榆林人馮顯超,創辦了上海愷英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上海愷英),專注網絡游戲的開發、運營。

工商資料顯示,上海愷英是2008年10月成立的,馮顯超、錢華二人出資,分別持股10%、90%。

不過,無論是王悅在公開訪談中,還是與他相熟悉的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的介紹,王悅才是上海愷英的主要創始人;而且“愷英”取自英文king的音譯,王悅自述,他們兩個主要創始人的英文名里都有“king”,王悅的英文名是Toking。

實際上,不到一年,即2009年8月,錢華就將股份全部轉讓給王悅、馮顯超。轉讓之后,王悅持股62.5%、馮顯超持股37.5%。

在上海愷英開發的一款熱門游戲《摩天大樓》里,王悅還直接擔當客服人員,把自己的電話留為了客服電話。

除了《摩天大樓》,上海愷英開發的《蜀山傳奇》游戲,也被玩家們津津樂道。王悅稱,這款游戲“開發成本只有七八十萬元,一個月的流水就有4000萬(元人民幣)”。

上海愷英的成功,吸引了諸多資本的關注。

2009年之后的幾年時間里,上海愷英經歷了一系列的股權轉讓及增資擴股。至2015年1月,王悅持股29.74%,馮顯超持股16.84%,其余的股權為9個個人股東或公司股東持有。

除直接持有29.74%的股權外,王悅還是上海騏飛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騏飛投資)的執行事務合伙人,騏飛投資持有上海愷英8.78%的股份。王悅是上海愷英的實際控制人。

2015年1月5日,總部位于福建泉州的泰亞鞋業股份有限公司(002517.SZ,下稱泰亞股份)停牌。

同年4月,泰亞股份公告,上海愷英將作價63億元,“借殼”重組泰亞股份。4月17日,泰亞股份復牌,隨即連續漲停。

在泰亞股份停牌前的最后一個交易日,2014年12月31日,其股價為每股14.41元(未復權價格),復牌后連續拉出12個漲停,至2015年6月15日,最高摸至70.01元(未復權價格),暴漲385.84%,總市值超過494億元。同期雖然也是中國股市的瘋狂牛市,不過深證成指的上漲幅度也只有65.34%。

在這之后,隨著2015年股市震蕩,泰亞股份的股價也連續大跌,在2015年7月9日,探底至20.75元,不過到2015年12月底,再次攀升超過66元。

333333微信截圖_20191115154200

(2014年至2016年,愷英網絡借殼上市前后股價走勢圖,未復權。圖片來源,新浪網網頁截屏)

2015年年底,上海愷英借殼泰亞股份事項完成,王悅成為上市公司新的實際控制人。次年1月,他當選公司董事長并兼任總經理。他的老搭檔馮顯超,則當選為公司的董事、常務副總經理。2月,泰亞股份正式更名為愷英網絡股份有限公司;而上海愷英,則成為了愷英網絡的全資子公司。

同樣在2016年,王悅登上“胡潤富豪榜”,以70億元身家,排名第516位。他還被稱為“白手起家的中國最年輕富豪”,一時風頭無兩。

兩宗蹊蹺收購

在全面掌控愷英網絡后不久,王悅開始連續大手筆收購。

2016年6月,愷英網絡董事會會議審議通過,全資子公司上海愷英以2億元的價格,收購浙江盛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浙江盛和)股東金丹良、陳忠良共計20%的股權。即浙江盛和當時的估值為10億元。

成立于2011年7月的浙江盛和,亦為網絡游戲公司,以開發《藍月傳奇》游戲而在業內聞名,這款游戲曾創造測試階段月流水(即每月營業收入)突破6000萬元,正式上線后月流水超過億元的輝煌成績。

成立之初的浙江盛和,注冊資本1000萬元,股東為金鋒、陳忠良二人,金鋒持有80%的股份,陳忠良持股20%。

金鋒,生于1988年7月,浙江紹興嵊州人。陳忠良,生于1959年8月,浙江紹興上虞人。

有接近金鋒的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稱,陳忠良為金鋒的岳父。對此,經濟觀察報記者無法與金鋒、陳忠良直接取得聯系進行核實,而愷英網絡公司,亦未回復記者關于此點的問詢。

而在愷英網絡后來公布的金鋒簡歷里,浙江盛和成立之初,金鋒只是浙江盛和的產品經理;2013年,成為市場總監;2018年1月,升任浙江盛和的總裁兼CEO。

2015年9月,金丹良從金鋒處受讓了后者持有的浙江盛和的全部股權,公司股東由此變為金丹良、陳忠良二人。

生于1990年10月的金丹良,與金鋒一樣,同屬浙江紹興嵊州人。

曾經與愷英網絡有所交集的兩位知情者,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實際學歷只是高中的金鋒,在網絡游戲領域,很有天分,屬于難得一見的“奇才”。

金鋒所開發的游戲,相當一部分是改編韓國《傳奇》類的網絡游戲。2013年前后,他因侵犯著作權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年,緩刑3年。

2016年6月,愷英網絡的這一收購案還約定:如果2016年年度,浙江盛和的凈利潤不低于8000萬元,則愷英網絡或上海愷英,將收購浙江盛和剩余80%的股權。這80%股權的價格將為25.2億元。

截至2016年5月31日,浙江盛和凈資產也僅僅只有4904.17萬元。4904.17萬元的凈資產,對應10億元的收購估值,溢價超過了19倍!

2016年全年,浙江盛和實現凈利潤8997.76萬元,完成了這一年的對賭目標。

2017年7月26日,愷英網絡董事會會議審議通過,愷英網絡公司以16.065億元的價格,收購金丹良持有的51%的浙江盛和股權。

不同尋常的是:這超過16億的款項,付款方式是“簽署本協議后十(10)工作日內”,先付定金1.2億元;然后“協議生效后并當受讓方(即愷英網絡)完成募集資金改變使用方案之日起十(10)工作日內”,再一次性付完余下款項。

“愷英網絡的這個付款方式相當‘豪爽’。一般而言,上市公司的收購付款,會根據收購標的每年的業績完成情況,分幾次付款,往往要用幾年的時間。”一位多年從事上市公司并購交易的資本市場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

這個交易案還有一個伏筆:“轉讓方承諾在其收到受讓方的股權轉讓款后,在2017年12月31日前,將以其中7.5億元人民幣購買愷英網絡股份有限公司上市非限售流通股。”

也就是說,金丹良要在2017年12月31日前,拿出7.5億元,購買愷英網絡的股票。

從2017年7月27日之后,愷英網絡股價隨之一路走高,至2017年年底,大漲了32.04%;在當年12月12日盤中,累計漲幅曾最高達到69.50%。而從2017年7月27日至當年年底,深證成指僅上漲約7.22%。

11111111微信截圖_20191115153746

(注:愷英網絡2017年7月27日至2017年年底的股價走勢圖,股價向前復權。圖片來源,新浪網網頁截屏)

不到一年,愷英網絡又啟動新的大收購。

2108年5月29日,愷英網絡董事會會議通過現金收購另一家網絡游戲公司——浙江九翎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浙江九翎)的部分股權的議案。

這一收購案的內容是,全資子公司上海愷英以10.64 億元收購周瑜、黃燕、李思韻及張敬合計持有的浙江九翎70%股權。對應浙江九翎整個公司估值為15.2億元。

浙江九翎,原名杭州九翎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杭州九翎),成立于一年多前的2017年4月19日。

初始,股東包括李思韻、金周英、金賽、趙祥,以及杭州九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杭州九玩),其中杭州九玩占股51%。

而杭州九玩公司,成立于2014年6月,浙江盛和及另外4位自然人是股東。甚至在2014年10月30日之前,浙江盛和還是唯一實繳出資的股東。

在杭州九玩公司2016年至2017年的一系列工商變更中,金鋒曾經作為執行董事出現,而金丹良也曾控股了杭州九玩公司90%的股權。

杭州九玩公司曾經的股東,還包括杭州盛焰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浙江盛焰)。浙江盛和公司和金丹良,又曾先后是浙江盛焰的控股股東。

杭州九翎公司在成立2個月后,即從2017年6月開始,金周英、金賽、杭州九玩公司等股東陸續退出。至2018年6月被收購前,股東為周瑜、黃燕、李思韻及張敬四位自然人,分別持股65.55%、17.10%、12.35%、5%,李思韻為法定代表人。

應該指出的是,周瑜、黃燕,與金鋒、金丹良一樣,都是浙江紹興嵊州人。

并且,2018年5月29日,愷英網絡對浙江九翎(杭州九翎)公司的這一收購案,同樣約定:周瑜、黃燕、李思韻、張敬承諾,在這次股權轉讓完成后的12個月里,將拿出不少于5億元,購買愷英網絡的股票。

此外,還有一件事情值得重視:2018年2月23日,另一家上市公司,總部位于江蘇蘇州昆山的眾應互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002464.SZ,下稱:眾應互聯)發布《關于重大資產重組進展暨延期復牌的公告》披露,其當時將杭州九翎公司,作為了并購重組的標的之一,并與杭州九翎簽訂了《收購意向協議書》。

4月26日,眾應互聯突然宣布,放棄收購杭州九翎公司,理由之一就是杭州九翎的“財務數據核查仍需較長時間”。

而在眾應互聯發出此公告的前兩天,杭州九翎公司已然改名為了浙江九翎。

一個多月后,即2018年5月29日,愷英網絡就宣布收購浙江九翎70%的股權。

至少兩位接近金鋒的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稱,“不管是浙江盛和,還是浙江九翎,金鋒都是背后的大老板。金丹良等人相當部分的股份,只是替金鋒代持而已,這幾乎是行業內公開的秘密。”

更有知情人士稱,在這兩樁蹊蹺的總金額達到28.64億元收購案中,金鋒與愷英網絡時任多位高管存在巨額的利益輸送行為。

這些高管包括:王悅,陳永聰、盛李原、林彬、馮顯超等人。陳永聰曾擔任愷英網絡董事、總經理、財務總監等職;盛李原也曾任愷英網絡董事、董秘、副總經理、財務總監等職;林彬,曾任愷英網絡監事會主席;馮顯超,曾任愷英網絡董事、常務副總經理、副總經理等職。

其具體的操作路徑是,金鋒通過自己近親屬的銀行賬戶或其控制的他人銀行賬戶,向上述人等的賬戶或控制的賬戶轉款,金額從數百萬元至上億元不等。

對于這一情況,有杭州著名私募基金的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確實聽說過(給愷英網絡諸高管們巨額回扣的事情)。”

經濟觀察報記者無法聯系到金鋒、王悅等人進行求證,同時,愷英網絡公司也沒有回復記者對此的問詢。

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是前后耗資超過18億元收購浙江盛和,還是耗資10.64億元收購浙江九翎,愷英網絡均表示“不涉及關聯交易,不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該事項無需提交股東大會審議通過”。

但深圳證券交易所都曾下發《問詢函》,收購浙江九翎時,深交所的提問包括:本次交易對手方(即浙江九翎)與你公司(即愷英網絡)、你公司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及其關系密切的家庭成員、你公司主要股東之前是否存在關聯關系和其他利益關系?請補充披露本次交易除股權轉讓協議外,你公司(即愷英網絡)與交易對手方(即浙江九翎)是否存在其他利益安排?

王悅異動頻頻

金鋒逐步登上前臺

隨著愷英網絡對浙江九翎公司收購的完成,金鋒也開始登上前臺。

2018年7月27日,愷英網絡召開臨時股東大會,金鋒當選為公司董事。

次日,王悅“因個人原因”辭去愷英網絡的總經理職務,但仍保留董事長職務。總經理一職,則由時任副總經理陳永聰接任。

7月30日,金鋒被選舉為副董事長。

9月28日,金鋒更進一步,被選為聯席董事長。

“實際上那段時間,王悅開始逐步隱退,金鋒在掌控公司了”,一位接近愷英網絡的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

而王悅隱退的原因何在?

“王悅在愷英網絡股價處于高位時,將他幾乎所有的股票進行質押,套現出來,然后在西安,圍著長安大學,做房地產項目。隨著2018年新一輪股市波動,愷英網絡的股價怎么也托不住了,王悅實際上也在逐步失去對公司的控制權——盡管收購浙江九翎時,還約定浙江九翎要拿出5億元來買愷英的股票。”上述接近愷英網絡的人士稱。

愷英網絡的年報、季報等公開信息顯示:截至2018年年底,王悅直接持有461,570,064股愷英網絡,其中質押461,568,139股,質押率99.9958%,也就是僅剩1925股未進行質押。

與他作為一致行動人的騏飛投資,持股135,579,632,其中質押135,276,397股,質押率99.78%。

他的老搭檔馮顯超,持股260,471,808股,其中質押260,104,988股。質押率99.86%。

與馮顯超作為一致行動人的上海圣杯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持股80,720,328,其中質押80,064,800股,質押率99.19%。

而整個2018年,愷英網絡大跌了74.71%,市值萎縮至79.85億元。同期,深證成指下跌34.42%。

222222微信截圖_20191115153707

(注:愷英網絡2018年股價走勢圖——股價向前復權。圖片來源,新浪網網頁截屏)

到了2019年,愷英網絡董事會換屆。

王悅的職務,幾經波折。

2019年2月1日,愷英網絡召開董事會,提名金鋒、馮顯超等9人為新一屆董事會候選人,王悅不在候選名單中;時任公司董事、副總經理兼財務總監盛李原,也不在新的董事候選名單中。

2月27日,馮顯超向愷英網絡公司發去函件,稱“計劃不再擔任”新一屆董事會董事。

王悅則作為股東,又提名自己為新一屆董事會董事候選人。

3月18日,愷英網絡的臨時股東大會上,王悅被選為新一屆的董事。

3月20日,愷英網絡新一屆董事會第一次會議,“以現場結合通訊方式召開”,選舉金鋒為董事長。

根據上市公司的公告,王悅出席了這一次董事會。

但是,僅僅5天后,即3月25日,愷英網絡收到王悅辭去公司董事的申請。

次日,愷英網絡新一屆董事會第二次會議召開通告:王悅“因個人原因辭去公司董事,辭職后將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

同時,陳永聰以董事、總經理身份,兼任了愷英網絡的財務總監職務。

傳聞、“辟謠”、證實

愷英網絡7名高管相繼被調查

又過了三天,即3月29日收盤之后,愷英網絡再次公告稱:

“2019年3月28日收到深圳證券交易所《關于對愷英網絡股份有限公司的問詢函》(中小板問詢函 [2019]第155號),因問詢函中相關問題需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王悅先生予以確認,因此,公司從2019年3月28日起通過郵件、電話等各種方式試圖與王悅先生取得聯系,至今仍無法與王悅先生取得聯系。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能夠了解到王悅先生失聯的具體原因。”

2019年3月底,即有知情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早在2018年,公安機關就開始對王悅等人進行立案調查,并且從2019年年初開始,逐步收網,“首先是帶走了幾個股市‘牛散’,因為他們涉嫌和王悅等人一起,聯手哄抬、操縱股價。”

上述人士稱,在2017年前后,利用收購浙江盛和公司等“時機”,王悅等愷英網絡高管,聯合部分機構、“牛散”,“串謀籌措了幾十億元資金,動用接近200個證券賬戶和銀行賬戶,就愷英網絡股票進行對倒、對敲,以達到操縱證券市場、拉抬股價的目的。”

上海警方的經偵部門,對王悅進行了“網上追逃”。

彼時,經濟觀察報記者亦曾電話聯系愷英網絡董事長金鋒、董秘兼副總經理騫軍法以及王悅本人,進行求證。

金鋒聽到記者提到王悅一事,立即掛斷了電話;而騫軍法回應,他還沒有得到這樣的信息,對此情況并不了解。至于王悅,記者多次撥打他的手機,始終處于關機狀態。

4月中旬,多個消息源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證實,金鋒本人也被公安機關刑事立案,并進行“網上追逃”;與金鋒一并追逃的,還包括前文提到的,浙江盛和公司的股東、法定代表人金丹良。

在4月18日,經濟觀察網獨家披露此事(詳見經濟觀察網2019年4月18日報道《這次是董事長!——愷英網絡董事長金鋒被網上追逃》)后,金鋒的微信朋友圈曾連續兩天發出信息,進行“所謂辟謠”。

其微信朋友圈所發信息稱:“我以愷英網絡董事長身份鄭重聲明:本人從未有操縱股價和內幕交易之行為;任何機構和個人如有以不負責任的言辭及手段中傷于我和公司,進而抹黑公司形象、損害股民利益的,本人將毫不猶豫拿起法律武器捍衛本人和公司權益。”

不過上述微信朋友圈信息,并沒有金鋒出現的圖片、視頻或聲音。

更蹊蹺的是,在隨后被網上追逃這半年多的時間里,根據愷英網絡的歷次公告,金鋒還至少5次主持了該公司的董事會會議。

4月23日,愷英網絡公告,當日收到公司副總經理馮顯超家屬的通知,馮顯超“因涉嫌個人經濟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機關調查”。

又過了十來天,即2019年5月6日,愷英網絡公告,被網上追逃的該公司實際控制人、原董事長王悅歸案了。

公告稱,當日公司收到王悅家屬送交的《告知函》,其家屬稱近日收到上海市公安局的《拘留通知書》,王悅“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至少兩個不同的消息源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在王悅歸案前后,愷英網絡的原董事、董秘、副總經理、財務總監盛李原,也已被上海警方采取了強制措施。

經濟觀察報記者多次撥打盛李原的電話,未能接通。同時,向愷英網絡公司求證盛李原一事,也未獲回復。

5月20日,愷英網絡又發公告,該公司“于近日了解到,公司董事、總經理兼財務總監陳永聰先生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正在接受公安機關調查。 ”

進入6月,愷英網絡公告,該公司監事會于2019年6月5日收到公司監事林彬的書面辭職報告。林彬“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公司第四屆監事及監事會主席職務”;但“將繼續擔任公司XY游戲事業群負責人”。

孰料,兩個星期后,即6月19日,愷英網絡即收到林彬家屬的通知,林彬“因涉嫌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7月22日,愷英網絡董事、浙江九翎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思韻,也向愷英網絡提出書面辭職報告,“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愷英網絡)公司董事會董事職務,辭職后不再擔任(愷英網絡)公司任何職務。”

有知情者對經濟觀察報記者介紹,就在此前后,李思韻也被上海公安機關采取了強制措施。只不過,后來李思韻得以取保候審。

2019年11月,經濟觀察報記者曾一度接通李思韻的電話,不過后來記者發給李思韻的短信,及就李思韻一事發給愷英網絡的采訪郵件,均未獲得回復。

至少2個消息人士亦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在被追逃4個多月后,即2019年8月下旬,金鋒的嵊州同鄉、浙江盛和公司法定代表人金丹良,被浙江警方抓獲歸案。

2019年10月8日,愷英網絡公告,當日“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調查通知書》(閩調查字2019131號),因(愷英網絡)公司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的有關規定,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決定對公司立案調查。 ”

金鋒的歸案,還需再等待半個月。

2019年10月25日,愷英網絡發布公告稱:該公司當日收到金鋒家屬送交的《通知函》,稱金鋒因涉嫌內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

不到20天后,2019 年11 月14 日白天,上述消息源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金鋒已被取保候審。

隨即,記者向愷英網絡發去采訪函進行求證。

當日晚間,愷英網絡發出《關于公司董事長取保候審的公告》,稱“2019 年11 月14 日,公司收到金鋒先生的《通知函》,稱其本人已在上海市公安局辦理取保候審手續。”

而就在王悅、金鋒等愷英網絡諸多高管相繼被調查的這段時間,愷英網絡的經營業績也頗為難看:2019年前三個季度,該公司營業收入、凈利潤及現金流,分別下降了13.31%、85.51%、97.85%。同時,公司還面臨著一系列的民事訴訟,公司的銀行賬戶以及股權,被查封凍結。

愷英網絡公司將何去何從?

王悅、金鋒們的命運,又將如何?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香港正版最准一肖中特提前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