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 | 獐子島董事長回應:扇貝是剛死的

鄭淯心2019-11-12 17:36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鄭淯心 獐子島的扇貝又死了。

11月12日,獐子島(002069.SZ)董事長吳厚剛的電話不斷,他還在盯海底抽查扇貝生存情況,從今天的情況來看,與昨晚公告中的情況差不多,依然不樂觀。

前一晚,獐子島公告稱根據公司2019年11月8日-9日已抽測點位的畝產數據匯總,已抽測區域2017年存量底播蝦夷扇貝平均畝產不足2公斤;2018年存量底播蝦夷扇貝平均畝產約3.5公斤,畝產水平大幅低于前10月平均畝產25.61公斤,公司初步判斷已構成重大底播蝦夷扇貝存貨減值風險。

吳厚剛對記者稱,從此次對扇貝畝產情況的抽查來看,扇貝的死亡率在90%以上,目前還在繼續抽查中。問到具體的原因,吳厚剛稱專家還在路上,死亡原因要由專家來判斷和表達。從過往情況和經驗來看,很多種原因會導致死亡。

吳厚剛稱,從抽查的情況來看,扇貝是剛死的,判斷依據是軟體組織還附著在扇貝殼上。

這是否會造成年報黑天鵝?吳厚剛稱,目前對財務影響不確定。根據最新的三季報顯示,獐子島實現營業收入20.11億元,同比下降4.44%;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3403萬元,同比下降245.53%。

11月12日,獐子島股價開盤一字跌停,股價報2.7元/股,創歷史新低。

扇貝又死了

11月11日晚,獐子島在《關于2019年秋季底播蝦夷扇貝存量抽測的風險提示公告》中稱,

11月8日-9日,獐子島的已完成了2天抽測工作(2019年11月7日及10日因大風天氣原因未能出海抽測)。

截至11月10日,共抽測完成40個點位,占計劃97個點位總數的41%。其中2017年底播蝦夷扇貝8個,占其計劃抽測點位總數的20%;2018年底播蝦夷扇貝32個,占其計劃抽測點位總數的57%。

本次抽測結果來看,扇貝大量減產。根據各個小區抽測數據看,已抽測區域2017年底播蝦夷扇貝最高區域畝產3.01公斤,最低區域畝產0.52公斤;2018年底播蝦夷扇貝最高區域畝產9.01公斤,最低區域畝產0.99公斤。

然而,在十月份時扇貝還沒有異常情況。公告顯示,截至2019年10月末,獐子島共采捕底播蝦夷扇貝17.8萬畝,其中2016年底播蝦夷扇貝3.1萬畝、2017年底播蝦夷扇貝14.7萬畝,底播蝦夷扇貝累計采捕量4,558.66噸,平均畝產25.61公斤。從截至到10月末的采捕作業生產、產銷量數據以及蝦夷扇貝產品狀態看,底播蝦夷扇貝并未出現異常情況。

吳厚剛對記者稱,底播扇貝是剛死的,死亡時間距抽測采捕時間很近,死亡貝殼與存活扇貝的殼體大小沒有明顯差異,大部分死貝的殼體間韌帶具有彈性,部分殼體中尚存未分解掉的軟體部分,扇貝的軟組織在死亡后幾天時間就會消失,因被其他動物食用或者腐爛,因而判定扇貝是剛死的。

在抽測時,獐子島的具體方法為:出海前先將預先計劃選取的點位分配給各拖網抽測船只,各船船長按照點位將船只開到指定海域,船上工作人員實施抽測工作,抽測人員在抽測表上記錄好抽測的時點、經緯度、面積、存貨數值。監盤人員主要工作包括:觀察實際抽測時是否按事先選定的點位實施;監督蝦夷扇貝的計數、測標、稱重是否正確,抽測數據是否正確、完整地記錄在抽測表中。

本次秋季底播蝦夷扇貝抽測涉及面積58.4萬畝,涉及目前在養的2017年、2018年底播蝦夷扇貝,其中2017年底播蝦夷扇貝面積26萬畝;2018年度底播蝦夷扇貝面積32.4萬畝。計劃調查點位97個,其中2017年底播蝦夷扇貝41個點位,2018年底播蝦夷扇貝56個點位。抽點密度約為每6,000畝一個抽點點位。

吳厚剛對記者稱,抽測還在繼續中,如果不出現天氣意外情況,明天之前秋測做完,由于發現扇貝死亡率較高,今年秋季抽測加密了抽查點,并進行全域抽測。

吳厚剛稱,扇貝在養殖過程中出現大規模死亡是自然現象,這在國內外都經常發生,一般情況死亡率70-80%,但這次的抽查顯示扇貝的死亡率90%,損失慘重,也第一時間發了公告提示風險。

他稱,扇貝的死亡與播種環節、日常管理都影響不大,如果是播種環節出了問題,扇貝早死了,日常管理主要是兩項工作,一是防病害,一是防盜,扇貝養殖主要是受天氣的影響。但吳厚剛補充,具體原因要等專家來判斷和表達。

扇貝死亡的前世今生

這不是扇貝第一次出事,這是五年內第三次扇貝出問題,在第二次扇貝大量死亡時獐子島曾被查明財務造假。

在此前,2014年一股未被大連市氣象局通報的“冷水團”讓獐子島在近海底播養殖的扇貝受災,獐子島由盈利轉為凈利潤虧近12億元,這起事件成為A股著名黑天鵝事件。

2018年獐子島因扇貝死亡而巨額虧損,今年7月獐子島的公告顯示,證監會查明,獐子島涉嫌財務造假,內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吳厚剛在知道2017年全年業績與原業績預測偏差較大的情況下并未及時披露,甚至在年報中進行虛假記載。

根據證監會的調查結果顯示,獐子島這場財務造假從2016年就已開始。

獐子島的2016年年報中以虛減營業成本、虛減營業外支出的方式,虛增利潤1.3億元,虛增的利潤占當期披露利潤總額的158.15%,獐子島披露的2016年度報告中凈利潤為7571萬元,實際上獐子島在2016年的真實追利潤總額為-4822.23萬元,凈利潤為-5543.31萬元。

獐子島公司2017年年度報告虛減利潤2.8億元,占當期披露利潤總額的38.57%,追溯調整后,業績仍為虧損。

獐子島在此前2014年、2015年凈利潤均為負數,加之2016年2017年凈利潤為負,按照深交所規定,連續虧損三年將被暫停上市,連續虧損四年將被終止上市。

證監會查明獐子島具體的造假手段。獐子島2016年真實采捕區域較賬面多13.93萬畝,致使賬面虛減營業成本6003萬元。同時,對比2016年初和2017年初庫存圖,部分2016年有記載的庫存區域雖然沒有顯示采捕軌跡,但在2016年底重新進行了底播,根據獐子島成本核算方式,上述區域應重新核算成本,既往庫存成本應作核銷處理。

獐子島2017年賬面記載采捕面積較真實情況多5.79萬畝。經比對實際采捕區域與賬面結轉區域,獐子島存在隨意結轉的問題,且存在將部分2016年實際采捕海域調至2017年度結轉成本的情況,致使2017年度虛增營業成本6159萬元。

同時,對比獐子島2016年初庫存圖和2017貝底播圖,部分2016年有記載的庫存區域雖然在2016年和2017年均沒有顯示采捕軌跡,也沒有在2016年底播,但在2017年底重新進行了底播,根據獐子島成本核算方式,上述區域應重新核算成本,既往庫存成本應作核銷處理,致使2017年賬面虛減營業外支出4187萬元。

獐子島在2017的業績預告中才披露虧損情況。2018年1月底,獐子島稱發現部分海域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異常,預計可能導致公司2017年度全年虧損。然而,在正式公告之前,獐子島董事長吳厚剛就已明確知道2017年將巨虧,但并未及時披露。

上市公司造假如何防范?

獐子島2006年在深交所上市,是一家漁業上市公司,主營海洋水產業,蝦夷扇貝是其主打產品之一。

一位會計師對記者稱,農業股由于對存貨的核查困難等因素,容易進行財務造假,A股至今已經出過多起農業股造假事件。從會計審計的角度講,會計師很難深入海底一個個數到底有多少扇貝,且扇貝大小不一、定價也不同。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如是資本創始合伙人管清友此前在接受經濟觀察網采訪時表示,要想改變A股上市公司造假暴雷的情況,一定要做系統性體制改革。

首先要加快證券法修改,加大對上市公司違法的處罰力度,目前財務造假的頂格處罰為60萬元,不符合現在資本市場環境。其次是擴充懲罰主體,對財務人員、券商、會計所等中介機構也要加大處罰,讓有關的當事人與中介機構不敢參與財務造假。并且做到嚴格執法,處罰過程公開透明。另外,也要盡快完善集體訴訟機制,讓更多的投資者可以通過集體訴訟機制得到賠償。

吳厚剛對記者稱,海上養殖還要靠摸索,獐子島會積累經驗教訓繼續發展。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消費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大消費行業的市場發展和公司動向,擅長深度調查報道、高端人物專訪和產業剖析。
線索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香港正版最准一肖中特提前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