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的高幀“殺手锏”:一部電影帶來的產業進化

韋曉寧2019-10-18 18:03

經濟觀察報 實習記者 韋曉寧  “120幀的優勢還體現在開場不久的一個鏡頭,這個鏡頭是一顆狙擊槍的子彈穿過列車窗戶,打出一個小洞,一點點玻璃渣子濺到空中。這種動勢很小很小的鏡頭,在 24p時代,導演通常會把機位放得比較近,做個特寫,為了強化效果,可能還會做一些升格處理。但在120幀 的加持下,這個子彈射入、玻璃濺起的動態非常清楚,李安把機位放得比較遠,很冷靜,但動態仍然很清楚。這個看似不起眼的鏡頭,甚至可以說是炫技了。”

微博用戶@flypig提前兩日在北京朝陽大悅城的CINITY廳觀看了10月18日上映的《雙子殺手》后如是寫道。

“120幀”,指的是120fps(幀/秒)的電影技術規格。在《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后,《雙子殺手》是李安的第二部120fps規格的電影長片,也是全球的第二部。此前,在技術的限制和成本的考慮下,為實現人眼中運動的連貫流暢,每秒呈現24幀畫面被視作“電影真理”,規格標準近百年未變。

要超越沿襲將近百年的“金科玉律”以達到更高的流暢度和清晰度,不僅意味著對大眾電影審美習慣的挑戰,演員的表演方式、電影的拍攝與制作方法、所用設備都需隨之作出進步和改變。若120幀/秒的規格普及,整個電影產業必將隨之前進,一如過去電影發展史中的從無聲到有聲、從黑白到彩色、從膠片到數碼。

“我知道會有很多批評,可能在這條路上要孤獨很長時間,但我會一直探索下去,因為我想看看用新技術我們能講什么故事。”李安在《比利·林恩》時期曾這樣說。

但很明顯,李安并不滿足于一人在120幀/秒的道路上“孤獨地探索”。可以預見的是,《雙子殺手》在大眾普及度與商業影響力上會遠遠超過《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而且這次,李安的身后還站著中國的投資方復星影業、阿里巴巴影業和海墨文化。高幀率是《雙子殺手》的一大賣點,也是以細膩與哲思見長的李安的新“殺手锏”。

“24幀并不是最佳幀數,而是在當時那個年代的技術水準和成本控制下,一個各方面都能夠接受的妥協的結果,新的技術情況、新的需求下必然會產生新的變化,標準會不斷升級。”重慶大學美視電影學院影視特效負責人耿鵬飛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指出,“高幀率代替24幀成為主流,我認為是必然的。”

若如耿鵬飛所言,高幀率電影將成主流的趨勢成立,那么由其推動的電影產業變革進程,正因《雙子殺手》而在加快。

高幀率的蝴蝶效應

由一個擅長拍故事片、以情感細膩與人文哲思見長的學院派導演轉變為“技術派”,李安的技術轉向其實有因可循。

利用當時還十分先鋒的3D技術拍攝《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時,李安發現,在3D效果下,傳統的24幀/秒規格已經明顯不夠,極易造成頻閃問題,“我發覺我們的眼睛更尖了,需要的解析度跟電影語言要與時俱進”。影片為他贏下了職業生涯的第二個奧斯卡最佳導演獎,也給他帶去了新的思考:為什么偏偏是24幀?

“有一個新的東西在召喚我。”李安說。

他去《2001:太空漫游》《銀翼殺手》的特效總監道格拉斯·特蘭布在農場里的攝影實驗室參觀,體驗高幀影片的視覺效果,又花數十月時間學習、思索和實驗,最終選定了適合用120fps展示“感官差異”的《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正式開啟了他的高幀之旅。

幾年后,即使拍到第二部高幀電影《雙子殺手》,李安依然能感覺到,高幀率對于電影制作流程改變的復雜性與顛覆性。

片中年輕版的威爾·史密斯實由CG合成,需要放大6000倍來處理每一層肌膚、每一條血管、每一個毛孔。偏偏電影規格還從以往的每秒24幀變成了每秒120幀,后期制作的工作量是原來的五倍——克隆人在片中出現的場景超過400個,其中一個兩分半的長鏡頭里共有1萬4千多幀畫面。

威爾·史密斯本人則需全程保持克制內斂的表演風格——120幀/秒將使觀眾注意到更為細微清楚的表情與動作,過往的表演形式會顯得過于夸張。導演要求“act less good”,這對于性格與肢體語言都十分奔放、曾獲格萊美獎最佳說唱表演獎的威爾·史密斯來說,并不是件易事。

對于拍攝團隊來說,分鏡頭、攝影設備、布光等方面都需要一套新的方法,“以往我們拍動作戲,只能用很快的節奏去制造刺激感,現在通過高幀,可以把它戲劇化、細節化,讓觀眾看得更仔細,打斗時的動機、戰術、表情……需要在更慢的鏡頭里塞更滿的東西”。

院線播放系統上,2016年《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上映時,全球只有紐約、洛杉磯、北京、上海、臺北的5家影院能按片方設定的最佳規格來放映影片。這一次,出品方派拉蒙在《雙子殺手》上映前就早早開始了游說工作,希望美國院線能夠支持用最高的規格播放。國內則由華夏牽頭,為配合《雙子殺手》的播映,在今年8月發布了支持120fps+4K+3D格式的CINITY影院系統,并計劃年內在全國配置100套設備。

華夏電影首席技術專家李樞平表示,CINITY影院系統將反向吸引和促進片方去拍攝制作更多的高技術格式精品影片,這也是他們“下步的重點之一”。

耿鵬飛則認為,高幀率對于電影產業的改變可能遠不止于此,他將高幀技術比作電信領域的5G,技術提升將帶來什么樣的應用與場景創新,有無限的想象空間,“一個新的技術一旦投入實際的運營,就會產生一系列的連鎖反應,就像蝴蝶效應一樣。你不知道這個風會吹到什么地方去,會帶來什么讓人驚訝的結果”。

用技術重新定義電影工業審美

李安的第一部120幀電影《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雖在業內受到熱議,但仍被定義為是“一次偉大的市場失敗”——大部分地區的系統設備更新難以跟上理念與技法的超前,加之較為平緩的敘事節奏和較高的思想性藝術性,對應的是電影的小眾性和實驗性,影片最終票績不佳。

已過耳順之年的李安并不順從于市場的判決,依舊堅信高幀電影的未來。三年后相同播放規格的《雙子殺手》上映,但從題材和選角就可以看出來與前作的不同——《雙子殺手》是一部商業動作大片,現實版與CG合成的年輕版威爾·史密斯同框對打,“完全符合大眾對技術革新的想象”,卻又不失李安一貫的對“純真喪失”等深刻主題的探討。

這無疑將加速高幀電影的市場認可度與影響力,也將加速高幀率這項新技術對電影產業進化的推動。從《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到《雙子殺手》,李安表示“如果有機會,我只想還能繼續用高幀拍下去,繼續實驗下去,我相信它還有很大的潛力沒有被發現”。他相信,“我們正在進入一個全新的時代”。

作為多次拿下過奧斯卡金像獎、金球獎、英國電影學院獎等獎項的世界級導演,李安的技術轉向似乎也在某種程度上反映著全球電影界的某種轉向——通過使用新技術來探索電影之美的新可能。一如運用48fps的規格完成《霍比特人》的彼得·杰克遜,或將運用60fps的規格完成《阿凡達2》的卡梅隆。

每秒鐘呈現24幀畫面,曾經是人們藝術心理和美學習慣上“電影感”的技術基礎,意味著特定的景深效果和模糊感。在逾越電影24格的“天堂之藩籬”之后,李安開始意識到,幀率的提高,不僅僅是服務于內容呈現、消除閃爍這么簡單,超高的清晰度、流暢度,一下拉近了電影與人之間的距離。

“過去的電影是演員演給你看,要透過動作,比如說你渴了去抓水杯……但現在觀眾可以直接看到一個人渴了,他不再需要那么演戲。”李安說,他將這種感覺形容為“進入了另一個境界”,觀眾在這種情形下,“已不是聽一個故事,而是體驗一個情狀”。

媒介即隱喻。簡單一句技術能夠實現的“從故事到情狀”,帶來的是從演員表演方式、拍攝與制作方式到系統硬件設備的改變。幀率的提高,或將改變人們對“電影感”的定義,改變觀眾欣賞電影的感官調動習慣,也改變支撐著電影制作的整個產業流程。

縱觀電影歷史,技術創新不斷驅動著電影藝術語言的變革,電影從無聲到有聲、從黑白到彩色、從膠片到數碼,再從今日的3D到高幀率沉浸式的“VR”模式……電影因技術而生,也因技術發展,正如李安所言,“任何一個新的事態出現,它都會逼問我們——自己存在的意識與價值到底是什么”。

“探索電影的‘下一步’,讓我覺得非常謙卑、非常無知,有的時候非常無奈,”李安說,但也如全世界期待著高幀率電影給他們帶來驚喜的人們一樣,“可我又是興奮的。”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香港正版最准一肖中特提前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