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破七!央媽不急,市場急嗎?

歐陽曉紅2019-08-05 19:15

(圖片來源:壹圖網)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歐陽曉紅

7!急?幾經糾結的匯率整數關口、曾經過不去的那道“坎”終于逾越了——人民幣悄然破七;堪稱十年來首度破七。

8月5日9:15時,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6.9225,下調229個基點;跌幅為今年5月16日以來的最大。離岸人民幣(CNH)聞聲破7;9:30時,即期開盤,在岸人民幣(CNY)隨即破7。

10:35時,央行官網發布有關負責人就人民幣匯率問題答記者問,表示人民幣匯率完全能夠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

盡管8月2日的CNY收盤價為 6.9416。邏輯上,依據中間價定價機制,下一交易日的中間價破7似乎并不意外。但市場對此并未警覺——或許以為堪稱央媽的央行會像以往那樣在人民幣臨7之際采取“必要的”逆周期調節措施,守住7。

“很意外啊!” 云核變量金融董事總經理劉夏告訴經濟觀察網。她說,上一次人民幣以這種速度波動,央行曾警告空頭;而這次的速度對整個市場都是非常大的震驚。離岸人民幣走到近年來最弱價格,大幅波動觸發了無數的多頭止損,交易商獲利。

一位對沖基金操盤手說,其實人民幣匯率早就該破七了。不過,曾經吃過虧的他對于做空人民幣毫無興趣。“因為離岸人民幣的流動性不好。”

中國央行有關負責人解釋,受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及對中國加征關稅預期等影響,今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有所貶值,突破了7元,但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繼續保持穩定和強勢,這是市場供求和國際匯市波動的反映。

由此,不難窺見決策層的政策自信與運籌帷幄。正如,這位負責人說,需要說明的是,人民幣匯率“破7”,這個“7”不是年齡,過去就回不來了,也不是堤壩,一旦被沖破大水就會一瀉千里;“7”更像水庫的水位,豐水期的時候高一些,到了枯水期的時候又會降下來,有漲有落,都是正常的。

如此,7將不再被視為價格禁忌關口;但可能會是類“基準”線,圍繞7附近的位置上下波動?招商證券宏觀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預計,2019年人民幣匯率的波動率將上升,以6.72為中樞,在±6%即(6.25,7.19)的區間內波動。

他認為人民幣破7原因有三個。首先,8月1日特朗普宣布對3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10%的關稅,此舉超出市場預期,導致投資者擔憂中美貿易爭端可能帶來中國的貿易順差規模下降,外匯市場供求狀況惡化;其次,美聯儲盡管在此前的議息會議上宣布降息,但降息的幅度和鮑威爾的表述均低于市場的預期,帶動美元指數轉強,曾接近99,對人民幣產生貶值壓力;第三,近期央行的信息溝通中希望更充分發揮人民幣匯率“自動穩定器”的作用,這一定程度影響到中間價的報價,提升了人民幣匯率的波動性。

而就當日的美元指數表現看,其在98關口下方承壓,一度觸及97.87,市場避險需求增加,黃金強勢飆升。如果從慣常的美元指數與人民幣匯率負相關性來看,前者漲,后者則跌。但這次的不同或在于,貿易摩擦影響因素占主因。

“人民幣匯率沖破過去10年的匯率波動區間,意味著人民幣匯率彈性上升,以更好地反應市場供求變化,應對貿易戰的高度不確定性。”一位外匯投行資深人士告訴經濟觀察網。但其亦指出,國內經濟增長面臨下行壓力,貨幣政策需要更大空間。此外,全球金融市場風險偏好上升,需要應對外部沖擊加大的局面。

市場供求關系之外,劉夏認為,人民幣破7的近期宏觀因素主要有三方面:

諸如,“美聯儲降息”,如8月1日凌晨,美聯儲宣布降息25個基點,符合市場預期,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下調至2.00%至2.25%,這是美國10年以來的首次降息。同時,美聯儲聲明將于8月1日結束縮表,比原定計劃提前兩個月。美聯儲降息之后,全球逾20多家央行跟隨降息;中國央行暫時按兵不動,但亦不排除會祭出其他動作。此外是貿易保護主義:美方對中國輸美商品加征10%關稅;包括趨緊的貿易談判局勢等。

不過,在嘉盛集團首席中文分析師黃俊亦看來,“7”只是市場的一種固化認知。此前對“7”市場討論的很多,討論多了就很自然的把“7”當作很重要的價格關口,更有甚者認為“破7”了天就要塌下來了。其實,人民幣“破7”對市場心理的沖擊遠大于對經濟本身的沖擊。中國央行應做好市場預期管理,穩定市場心理預期。心理穩定了,打破了市場的固化認知,“破7”帶來的負面影響也將化為無形。

如果說,此次人民幣破7,有備無患的央媽并不急,這從其表態可以看出些許端倪;那么,市場就此會急嗎?

人民幣十年首次破七,加之此前的美聯儲十年首次降息, 不只是急,似乎是一個“驚”字!這可能亦是當下全球金融市場的表情。

正如人民幣破7當日,亞太市場全線下跌, 歐洲股市開盤普跌,德國DAX指數跌0.9%,英國富時100指數跌0.83%,法國CAC40指跌1.04%;美元指數承壓,市場避險需求增加,黃金強勢飆升,現貨黃金突破兩周前高位1452.78美元/盎司,最高一度觸及1455.80美元/盎司,刷新2013年5月10日以來新高。

外匯市場來看,日元等避險貨幣大漲;澳元、英鎊等跌幅最大。如,美元/日元:日內重挫近80點,最低觸及105.78,刷新1月3日以來的新低,日內跌幅擴大至0.5%。

“銀行不知道怎么做,企業還沒有反應過來。”一位資深外匯市場人士告訴經濟觀察網,他坦言,“會有直接的購匯壓力,可能會對企業造成一些虧損,但是心態會比前兩年好一些。”

華爾街見聞研究院院長鄧海清認為,應當理性看待此次人民幣匯率破“7”,不應過度恐慌。此次人民幣匯率破“7”,表明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彈性空間加大,有利于維護外匯市場穩定和國際收支平衡,適應宏觀經濟形勢的需要(有利于發揮價格杠桿調節供求平衡的作用,在宏觀上起到調節經濟和國際收支“自動穩定器”的功能)。

央行有關負責人解釋,中國實施的是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市場供求在匯率形成中發揮決定性作用,人民幣匯率的波動是由這一機制決定的,這是浮動匯率制度的應有之義。從全球市場角度觀察,作為貨幣之間的比價,匯率波動也是常態,有了波動,價格機制才能發揮資源配置和自動調節的作用。如果回顧過去20年人民幣匯率的變化,會發現人民幣對美元既有過8塊多的時候,也有過7塊多和6塊多的時候,現在人民幣匯率又回到7塊錢以上。

而上述投行資深人士稱,此次破7也不排除或是一次市場測試,但央行表現出了更多的政策自信。

事實上,在莫尼塔研究首席經濟學家鐘正生看來,美元近期“意外”走強,人民幣順勢貶值,未嘗不可;國內降息空間有限,還要等待寓改革于調控中的機會,那匯率就是政策工具箱里的必要一個。

“但估計市場可能會擔心全球‘匯率戰’開啟。”鐘正生告訴經濟觀察網,他說,不過,中國跟隨,而非引領,不會背負“匯率操縱”之名。預計人民幣匯率會在7附近盤整,讓市場充分認識到何謂“彈性”。

至于后續關注要點,劉夏告訴經濟觀察網,本周的匯率定價將對政策意圖發出非常重要的信號。強于6.9顯示出中國對穩定的偏好,較弱則暗示可能允許更多的下跌。

“石可破也,而不可奪堅。”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程實認為。

他解釋,第一,人民幣“破7”之后,底線猶存。本次“破7”不是預期驅動的“心魔”兌現,而是基本面驅動的順勢調整,具有自我穩定的能力。通過一系列雙向波動,新的匯率底線有望漸次浮現。第二,“破7”之后,博弈延續。中美貿易博弈長期路徑的選擇,將深刻重塑匯率的運行情景和均衡位置。如果博弈長期化但不極端化,則人民幣匯率有望維持長期穩態。第三,“破7”之后,邏輯不改。立足于近年治理經驗和未來國際環境,中國央行匯率政策和貨幣政策的核心邏輯不會動搖,外部的預期管理和內部的“穩增長”加碼將雙管齊下。有鑒于此,“破7”之后,人民幣匯率料將平穩調整至合理均衡位置,適度的匯率雙向波動亦將有助于鞏固中國經濟的增長韌性。

而在武漢大學經濟學博導、董輔礽講座教授管濤看來,未來人民幣匯率走勢可能面臨三種情形:一種是“基準情形”,即如果市場相信政府有意愿、有能力維持匯率穩定,則市場不會主動攻擊這種貨幣;另一種是“好的情形”,即如果國內經濟企穩、美元指數走弱、貿易摩擦緩解,則人民幣匯率穩定有基本面的支持,甚至不排除重新震蕩升值;第三種是“差的情形”,即如果國內經濟下行、美元指數走強、貿易摩擦激化,則人民幣匯率穩定缺乏基本面支持,需要考驗政府政策定力。

自2017年以來,前述三種情形基本是交替出現,這導致了匯率雙向波動、市場預期分化。

“目前我們面臨的就是第三種情形。”管濤告訴經濟觀察網。他建議,現在,對于市場來講,主動適應匯率彈性進一步加大的新常態,對于政府來講,就是要對之后可能出現的壞情形有所準備,即使永遠用不到。

至于人民幣匯率“破7”后走勢會如何?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人民幣匯率走勢,長期取決于基本面,短期內市場供求和美元走勢也會產生較大影響。市場化的匯率形成機制有利于發揮價格杠桿調節供求平衡的作用,在宏觀上起到調節經濟和國際收支“自動穩定器”的功能。中國作為一個大國,制造業門類齊全,產業體系較為完善,出口部門競爭力強,進口依存度適中,人民幣匯率波動對中國國際收支有很強的調節作用,外匯市場自身會找到均衡。

上述負責人稱,從宏觀層面看,當前中國經濟基本面良好,經濟結構調整取得積極成效,增長韌性較強,宏觀杠桿率保持基本穩定,財政狀況穩健,金融風險總體可控,國際收支穩定,跨境資本流動大體平衡,外匯儲備充足,這些都為人民幣匯率提供了根本支撐。特別是在目前美歐等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轉向寬松的背景下,中國是主要經濟體中唯一的貨幣政策保持常態的國家,人民幣資產的估值仍然偏低,穩定性相應更強,中國有望成為全球資金的“洼地”。

但與此同時, 另一個需要回答的問題是,目前是人民幣匯率破七的適宜時點么?

一位決策層接近人士對經濟觀察網說,并不存在時點一說,否則就有匯率操縱之嫌了。“對于人民幣破7,不鼓勵,不害怕,不干預,需加強資本管制。”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濟觀察報首席記者
長期關注宏觀經濟、金融貨幣市場、保險資管、財富管理等領域。十多年財經媒體從業經驗。
香港正版最准一肖中特提前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