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控股撞上“黑天鵝”

謝敏敏2019-07-04 19:42

(圖片來源:經濟觀察網 插畫設計/武松柏)

經濟觀察報 記者 謝敏敏 7月4日上午,位于上海普陀區的新城控股(601155.SH)總部像往常一樣安靜,不少員工匆匆趕來上班,8點半后,辦公大樓大堂和整個園區恢復平靜,辦公區之外,幾名新城控股的工作人員靜候著前來采訪的媒體。

4日下午,隨著媒體和外來人員不斷增多,新城控股總部辦公大樓的保安人員開始不斷增加。在外來人員中,有一部分來自金融機構和合作方的人士被接待到樓上的辦公區開會,媒體守候在附近守株待兔。

過去幾年里,這家來自江蘇常州的黑馬房企,一手揮舞商業地產,一手緊握住宅地產,短短幾年時間躍進一線房企序列。

轉折出現在7月1日,這一天下午,正在主持召開新城控股營銷反思會的原董事長王振華被上海警方帶走調查。7月3日,上海警方通報了王振華因涉嫌猥褻兒童罪被刑事拘留。新城控股也以最意想不到的方式迎來了“黑天鵝”。

王振華不僅僅是新城控股的實控人和董事長,還是港股上市的新城發展(01030.HK)和新城悅服務(01755.HK)兩家上市公司的實控人。猥褻兒童事件爆發后,新城控股也被推向不確定的未來。

7月3日晚間,三家上市公司緊急發布公告,1987年出生的王曉松在危急情況下接替其父王振華,擔任新城控股董事長。經濟觀察報獲悉,發布公告后,新城內部面向全體員工發布了一則言簡意賅的通知。

這則收件人顯示為“新城控股、新城發展、新城悅、新城實業各位同事”的通知表示,“請各位同事各司其職,確保各項業務按計劃推進。”

但資本市場并不平靜,7月3日,王振華涉案消息一經發出,新城發展和新城悅兩家公司跌幅均逾20%,市值合計蒸發約166億港元。

7月4日,新城控股開盤即跌停,新城發展和新城悅跌幅均超過10%。債券方面,新城控股發行的“15新城01”、“18新城05”跌幅超過13%。

王振華涉案讓新城控股陷入漩渦,對于臨危受命的王曉松而言,困難和考驗才剛剛開始,由于王振華涉及刑事案件,有可能會讓新城控股部分債務發生違約,而且股價大幅跳水也可能會觸及質押平倉線,新城控股還有一系列難題等待他去一一化解。

光鮮褪下

原新城控股董事長王振華涉案一事,最早由上海本地媒體曝出,稱6月29日王振華在一間五星級酒店內涉嫌猥褻一名9歲女童,女童母親接到女兒電話后趕到上海報案,7月1日下午,王振華被上海警方帶走。9歲女童外陰撕裂,經鑒定為輕傷。

7月3日晚間,上海普陀警方正式通報了這一消息。2019年6月30日22時許,上海普陀警方接王女士報警,稱其女兒被朋友周某某從江蘇老家帶至上海并入住本市一酒店,后其女兒在房間內遭到一男子猥褻,接報后警方高度重視。

7月1日下午,在警方工作下犯罪嫌疑人王振華至公安機關接受調查。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機關自首。犯罪嫌疑人王振華、周某某因涉嫌猥褻兒童罪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消息一經公布,輿論嘩然。

今年57歲的王振華是江蘇常州人,在創辦新城控股前,曾先后擔任江蘇省常州市武進第一棉紡廠車間主任,湖塘區織布廠廠長等職務,1993年正式創辦新城。

一位熟悉王振華的新城員工告訴經濟觀察報,王振華酷愛健身和徒步,工作敬業,行事風格內斂,“話不多,對下屬較親和”。2009年新城將總部搬遷到上海以后,王振華出現最多的地方是新城位于上海普陀中江路的總部大樓。

王振華最后一次出現在總部大樓時間是7月1日,一位新城內部人士透露,7月1日中午在新城上海總部還見到王本人,此后未再見到。

王振華身上的光環甚多,不僅是三家上市公司掌門人,擁有數千億資產,他擁有長江商學院學歷,除了擔任上海市政協委員,還在全國工商聯、全國工商聯房地產商會、上海市房地產商會、江蘇省工商聯等任職。

隨著猥褻女童事件暴露,王振華頭上所有的光環都黯然失色。實際上,這不是王振華第一次遭遇危機。其于2016年接受常州市武進區紀委調查,但是20余天后王振華歸來,新城所受影響甚小。

接班人上任

在王振華之子王曉松的主持下,7月3日,新城控股緊急召開了董事會會議。根據會議結果,王曉松接替其父王振華擔任新城控股董事長。同時,王曉松將代替王振華行使法人職權,簽署董事會重要合同、重要文件及其他應由公司法定代表人簽署的其他文件。

根據公開簡歷,王曉松生于1987年12月,南京大學本科學歷,2009年8月加入新城,曾任常州公司工程部土建工程師、上海公司工程部助理經理、總裁助理。2015年3月至2016年10月,任公司總裁一職。

2016年10月24日晚,王曉松以一封名為《不忘初心同心同在》內部郵件宣布辭任總裁。據悉,王曉松出走因為王振華干涉阻止其婚姻。2018年8月份,王曉松和新婚妻子生下一對雙胞胎后,重新回歸新城擔任新城控股總裁,分管商業開發事業部和資產管理中心。

經濟觀察報獲悉,7月3日當天,新城緊急取消了7月份和8月份要舉辦的幾場大型活動。不過,新城即將于7月下旬舉辦各條線半年度會議,目前半年會尚未取消。

雖然通過更換董事長暫時彌補了新城控股無主狀態,但王曉松所要面對的困難顯然還有更多。

同花順數據顯示,截至7月4日,富域發展集團和常州德潤累計有14筆股權質押融資處于未解封狀態,其中海通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有5筆,上海海通證券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華泰證券(上海)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華寶信托有限責任公司各有2筆,廣發證券資產管理(廣東)有限公司和上海國際信托有限公司各有1筆。

最容易引發平倉的是2019年6月3日質押在上海信托名下的1筆普通質押,該筆質押成本為37.1元,平倉價格為19.29元。按照當前新城控股38.42元/股的價格來看,再有6個跌停即觸發平倉線。

其他股票質押平倉線多數在6.06元到15.18元之間。一位證券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被質押股票一旦觸及平倉線,如果被質押人不能追加抵押物,質押股票有被強制平倉風險。部分企業融資在簽訂協議時,往往將實際控制人的持股比例和是否正常履行職權等寫入條款中,“如果新城融資也有類似條款,這個事可能會引起連鎖反應。”

變局

除了是新城控股的實際控制人外,王振華持有新城悅73.17%和新城發展71.23%的股權。新城發展是新城控股母公司,通過香港創拓持有富域發展和常州德潤 100%股權,王振華通過富域發展和常州德潤達到對新城控股的實際控制。

目前富域發展持有新城控股61.06%股權,是新城控股的控股股東,常州德潤持有新城控股6.11%的股權,因此富域發展及其一致行動人常州德潤合計持有新城控股 67.17%的股權。

過去數年,王振華帶領新城控股一躍成為中國房地產圈最耀眼的黑馬,2015年新城控股在A股上市,憑借住宅和商業雙輪驅動的模式,成為竄升最快的房企之一,近兩年復合增長率高達99%。

2018年,新城控股以2211億元的銷售額排名第八。截至2019年3月底,新城控股總資產為3666億元,凈資產為510億元。

當黑馬遭遇“黑天鵝”,新城控股走向何方還未可知。但擺在新城面前的,既有資本市場一系列難題,也有債權人和金融機構的債務和再融資難題。

Wind數據顯示,新城控股基金持倉家數133家,持倉股數8553.64萬股,占流通股比例3.81%,占總股本比例3.79%。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交銀施羅德、萬家基金、富國基金、寶盈基金、華夏基金、廣發基金等10余家基金持有新城控股股份超100萬股。

經濟觀察報獲悉,7月3日已有不少機構投資者找到新城董辦進行緊急溝通。據Wind數據,目前新城境內待償債券共21筆,待償余額為276.60億元。

另外,原來和新城控股的合作的銀行等金融機構,在王振華因猥褻被刑拘、王曉松擔任董事長后,是否還會繼續與新城控股合作?據悉,上個月平安銀行暫停為新城控股繼續融資。

一位到新城控股總部了解情況的外資銀行工作人員對經濟觀察報透露,他們是來了解新城目前的經營情況和財務數據,形成報告匯報給公司,做一些基礎的風險反饋工作。“我們關注的是案件對公司財務影響,尤其是資本市場帶來的影響。事件發生才24小時,暫時不會影響合作,后續如果發生嚴重情況會進一步采取措施。”這位外資銀行人士透露。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不動產開發報道部記者
關注地產,常駐上海。
香港正版最准一肖中特提前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