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社科院胡濱談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必要時仍可加大資本流動管理

張穎馨2019-06-18 15:54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網 記者 張穎馨 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已過十年,對世界經濟的影響仍然在深化,同時也深刻改變了宏觀經濟的政策框架。尤其是量化寬松等非常規貨幣政策的出臺、實施與退出,給全球金融體系帶來了深遠的影響。未來全球貨幣金融政策走向何方?

日前,在由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監管金融法律研究基地主辦的 “全球貨幣金融政策演變”第1期金融監管沙龍暨《全球量化寬松:十年演進》一書發布會上,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長胡濱就全球金融危機及貨幣金融政策發表看法。

系統性金融風險三大根源

胡濱表示,深入全面認識系統性金融風險是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的重要前提。系統性金融風險主要有三大根源:

宏觀經濟沖擊。宏觀經濟的周期變化和結構演進是金融體系風險產生的首要根源。經濟周期波動使得家庭和企業的資產負債表惡化,并傳導至銀行等金融市場,最終引發重大風險。金融風險與經濟周期是相伴而生的,金融和經濟都存在順周期效應。經濟結構轉型調整,微觀企業破產重組,可能導致企業和金融機構資產負債表變化并引發金融風險,呈現顯著的結構脆弱性。

金融體系內生風險。金融體系的內生性風險是系統性金融風險最直接的挑戰。金融機構出于理性假設,會以提高杠桿率、配置高風險資產、注重長期資產來提高收益率,但這會帶來相關行業或領域的流動性、資產負債錯配以及期限錯配等內生性風險。國內諸多金融“創新”是出于監管規避,不僅加劇了所在領域和關聯市場的脆弱性,同時還加速綜合經營趨勢、模糊分業監管邊界、形成混業經營與分業監管的制度性錯配。

外溢效應。外溢效應是影響一個經濟體金融穩定的重大外部誘因,且易形成內外風險共振。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美聯儲降息、量化寬松政策等對全球金融體系產生了重大的影響,2014年以來美聯儲退出量化寬松政策、加息、縮表、特朗普政府減稅以及英國脫歐、歐元區和日本等政策變化,都成為影響中國金融風險的外部因素。而且,現在美國政策又出現了新的變化,貿易戰使得美國經濟面臨壓力,美聯儲在2019年可能又會降息。

量化寬松政策演進及最新變化

“可以看到,過去十年,美國貨幣政策經歷了危機救援、經濟復蘇和政策整固三個階段,基本形成了一個金融貨幣政策的完整周期。但是,現在美國似乎在進入一個新的政策周期。”胡濱進一步分析指出,近期,全球經濟出現進一步放緩跡象,此前美國股市表現不佳,中美貿易談判疑云密布。綜合考慮美國國際和國內的綜合影響,美國似乎在重估其貨幣政策框架,美國貨幣政策可能進入一個新周期。

與此同時,政策取向轉鴿派。胡濱表示,市場高度關注聯儲的反應,近期美聯儲有多名重要官員發聲,整體偏向鴿派,市場預期也從加息收尾變為年內降息開啟。2018年9月,美聯儲預期2019年將加息3次;年底把2019年加息次數由3次降為1到3次;2019年初又表示今年不再加息;5月聯儲說自9月份停止縮表,甚至可能降息。

比如,鴿派代表人物圣路易斯聯儲主席布拉德認為全球貿易緊張局勢和美國通脹疲軟都令美國經濟增長的風險不斷上升,美聯儲可能很快降息,同時3個月與10年期的關鍵美債收益率曲線倒掛也支持降息。聯儲主席鮑威爾也較為偏向鴿派,認為聯儲對于貿易談判對于美國經濟的影響等事態密切關注,并將采取適當措施維持美國經濟的擴張。

中美貿易戰背景下的聯儲政策影響

會上,胡濱提及,美國貨幣政策調整以及美國因素將逐步成為中國金融風險防控的一個長期變量。全球金融危機以來,非常規量化寬松政策的出臺和退出都帶來了全球資產價格和資產配置的變化,部分國家的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調整形成了巨大風險的外溢效益。

“2018年3月美國對中國發動的貿易戰在2019年5月份又再起波瀾,中美之間的顯性化沖突可能逐步演變為一個長期性變量,對中國貿易、金融和經濟的沖擊存在較大不確定性,需將其納入到系統性金融風險防控框架之中。”胡濱說。

接下來應該怎么做?胡濱指出:首先,防范化解美國等經濟體政策變化的外溢風險不僅需要在金融貨幣領域進行有效防范,需要從宏觀經濟整體以及經濟體制機制的視角來全局、系統、全面考慮金融風險問題。系統性金融風險防范尤其是外部風險沖擊應提升至國家經濟發展戰略轉型的高度上進行統籌。

其次,持續關注美國加息、縮表、稅改以及美聯儲政策方向逆轉,比如2019年可能出現的降息對人民幣匯率和資本流動的影響。在美國政策調整下,美元指數將呈現出更大的波動性,對于人民幣匯率穩定和金融穩定帶來新的變數。

再次,加強對美國QE退出、正常化以及其他經濟體QE政策實施及變化帶來的與國內政策調控相疊加的沖擊進行前瞻性調整。合理投放貨幣,避免貨幣市場過度波動。完善微觀審慎和宏觀審慎相結合的審慎政策框架,加強對短期資本流動的監測和預警。

最后,重點深化人民幣匯率機制改革,提高人民幣匯率制度的彈性,以價格和市場手段緩釋外部政策變化對我國經濟和金融體系的沖擊。有效統籌短期資本流動管理、中長期匯率機制改革、長期資本項目開放以及人民幣國際化的關系,構建內外市場有效互動、內外風險防控有效的制度安排。必要時仍然可以采用加大資本流動管理的方式來緩釋外部沖擊,防止資本大量流出,防范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財富與資產管理部記者
關注基金、財富管理、上市公司、金融科技等領域。擅長深度報道。
香港正版最准一肖中特提前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