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經觀頭條 | 藥價究竟能不能降?財政部穿透式查賬 直指藥企賬目重災區

杜濤2019-06-14 23:41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杜濤 田進 最快在2019年6月17號,77家醫藥企業將迎來財政部與國家醫保局的進場檢查。

一家被核查企業的財務總監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這場穿透式檢查將會從藥企賬本始,貫通銷售、代理甚至醫療機構,直指藥企賬目問題的重災區——銷售費用。

6月4日,財政部發布通知,開展2019年度醫藥行業會計信息質量檢查工作。在6月中旬,財政部召開了視頻工作會議,參加的有財政部,各地財政廳、監管局等,并已經開始對參與檢查單位的人員進行培訓。同時,在此次檢查工作中還聘請了第三方的專業中介服務結構參與。

這場突入其來的檢查并非無跡可尋。一名行業專家認為檢查更多是行業發展到必須要規范的時候。在2018年年中,審計部門就從全國選了40多家醫藥生產商,審計其實施的“兩票制”的情況,發現了諸多問題,并將結果提供給了稅務部門。而在2019年的上半年中,包括康美藥業在內的多家藥企上市公司財務造假事件更是揭開了藥企財務賬本上的“黑洞”。

“若是簡單的檢查會計質量,只需要財政部即可,而與醫保局聯合檢查,肯定有所指向。”上述財務總監稱,“其次就是穿透監管,也就是說上游針對的是給藥企提供各種服務的機構,下游針對的就是醫院。差不多整條產業鏈都在此次檢查的范圍之內。特別是做處方藥的企業,因為和醫院、醫生來往比較多,風險更大。”

首次聯合會計檢查

盡管此前也有相關會計檢查,但這是財政部第一次針對醫藥行業進行會計檢查,并且是一次與新成立的國家醫保局聯合檢查。

按照上述財政部通知,財政部決定組織部分監管局和各省、自治區、直轄市財政廳(局)于2019年6月至7月開展醫藥行業會計信息質量檢查工作。

按照財政部發布公告,經過隨機抽查,共有77家醫藥企業成為這次會計信息質量檢查的對象,要求8月30日之前檢查材料報送財政部。其中,由財政部監管局負責檢查的藥企有15家,由地方財政廳(局)負責檢查的藥企有62家,涉及的上市公司或子公司30家左右。

相關藥企判斷,檢查組預計最快本周一(6月17日)就會進駐企業,而在6月中旬,財政部也召開對參與單位人員的培訓工作。

此次檢查14個監管局將采取就地與交叉檢查相結合的方式,對15戶醫藥企業開展檢查,31個財政廳(局)采取就地檢查方式,每個財政廳(局)檢查2戶醫藥企業。檢查的主要內容分別是醫藥企業費用、成本、收入的真實性,特別是銷售費用的真實性以及是否存在咨詢費、會議費、住宿費、交通費等各類發票套取大額現金的現象。

醫藥行業銷售費用偏高,幾乎是公開的“秘密”。2016年國家稅務總局機關報中國稅務報曾經報道,北京市國稅局第一稽查局稅務人員發現某大型藥企G公司在餐桌上竟吃出了1億元的“會議費”,該公司稅務總監介紹,他們的醫藥代表經常邀請各醫院醫生召開小型會議,介紹公司產品的藥效和臨床經驗等情況。檢查組發現,僅從報銷憑證看,G公司小型研討會的地點大多在餐廳包間,因此,檢查組對該公司這項會議費用的列支提出了質疑。

上述藥企的財務總監告訴記者,他們已經準備好,積極應對檢查備。“檢查,其實就一直沒斷過,賬本都已經檢查好幾遍了。在財政部此次檢查之前內審、外審、稅務部門都查過多少遍,有了一定的經驗。”

讓這位財務總監更擔憂的是穿透式檢查,也就是為核實醫藥企業銷售費用的真實性、合規性,對醫藥企業銷售環節開展“穿透式”監管。他認為,財政部與醫保局進行穿透式檢查,意味著上下游全穿透,上游也就是供應商開的發票,下游是銷售的發票,特別是延伸的醫院的檢查更加復雜。雖然檢查只涉及到77家,但是穿透之后將會影響更多公司:醫藥代理商、醫藥外包公司,二銷售外包公司、代理公司推廣服務公司,這些公司也是問題的重災區。

“檢查很好查的,先查銷售費用,如果成本如果沒有太大變化,那就把費用穿透檢查,將開票金額、合同、資金流全部一對,也就是檢查業務的真實性,同時檢查貨流、資金流、業務流是否完全一致,來證實業務真實性。”

2018年,上市藥企中銷售費用前五名由高到低依次為上海醫藥、復星醫藥、步長制藥、華潤三九、恒瑞醫藥,這五家上市公司都在此次會計信息質量檢查工作的名單上。

在2018年10月底財政部公布的會計信息質量檢查報告中也涉及到了部分醫藥企業的問題,比如,財政部駐江蘇省財政監察專員辦事處對江蘇省醫藥有限公司2016年度會計信息質量進行了檢查。檢查發現,該公司存在少計利潤22,454萬元,多計營業外收入729萬元,多計成本604萬元,原始憑證不合規,會計科目使用不正確,特種儲備物資核算不規范等問題。

“兩票制”后的重災區

今年四五月份,康美藥業因發布前期會計差錯更正公告——2017年年報數據存貨少計195億,現金多計299億元,而掀開了其財務造假的“蓋子”。之后,證監會查明,康美藥業披露的2016至2018年財務報告存在重大虛假,一是使用虛假銀行單據虛增存款,二是通過偽造業務憑證進行收入造假,三是部分資金轉入關聯方賬戶買賣本公司股票。

這一事件挑動了市場和監管方的神經。

上述醫藥公司財務總監認為,財務制度沒有問題,會計法也沒問題,這些問題不僅僅是企業自己的,而是行業普遍存在的,因為醫療體制改革不完善,行業的環境和生態出現了問題,使得企業內部管控出現了問題。

一位行業人士對記者表示,在此次檢查公布之后,前面發生過問題的一家醫藥企業的管理者就在行業內表示對不起大家,該企業認為是其引起的這場檢查。

但是在上述行業人士看來,這不過一個引子,此次檢查更多是行業發展到必須要規范的時候。

跡象早已顯現。據經濟觀察報了解,2018年年中,在此次檢查落地之前,審計部門從全國選了40多家醫藥生產商,審計其實施的“兩票制”的情況。

“兩票制”是指藥品從藥廠賣到一級經銷商開一次發票,經銷商賣到醫院再開一次發票,以“兩票”替代目前常見的七票、八票,同時規定每個品種的一級經銷商不得超過2個。“兩票制”被寄望通過減少流通環節的層層盤剝,降低藥價。

上述行業人士告訴記者,當時審計部門審計了收入、成本、費用的變化情況發現了許多問題。

他給記者舉例,“兩票制”之后,只有兩個環節,藥品生產商和中間流通配送商,也就是說藥價就是出廠價格和配送價格。部分醫藥企業為了應對“兩票制”,采取的方法就是做高出廠價格,比如原來是出廠價格是100元,物流費用是5元,患者買到藥的價格應該是105元。但是當時藥企采取的方式是提高出廠價格,使得價格提高了3-4倍,這一部分的利潤空間,也就是推廣費用等銷售費用。在審計部門檢查銷售費用的支出的時候,發現為藥企提供服務的還是原來被取消的那些中間環節,也就是那些原來的銷售代理商。

此后,審計部門將此結果移交給稅務局部門,某省稅務局開展了醫藥咨詢行業專項風險應對工作,其中就提到在一段時間內,該省醫療咨詢業納稅人數量陡增,部分市的少數縣(市、區)登記注冊為醫藥咨詢業的小規模納稅人達千余戶,開具增值稅發票金額呈暴發式增長態勢、虛開增值稅發票的風險突出。“某地當時招商了許多醫藥服務類企業,結果差不多全軍覆沒,所有開具咨詢費、推廣費之類的醫藥服務公司都被鎖定,判定為虛開發票。”上述行業人士告訴記者。

記者在湖北省稅務局官方網站發現多份2018年下發的部分稅務檢查通知書,被檢查的企業中有部分為醫藥咨詢公司或者醫藥公司信息咨詢部之類。

在財政部此次的檢查通知中也提出現場檢查中發現的重大問題和違法線索,屬于其他部門職責范圍的問題線索,將移交公安、稅務、銀保監等部門查處。

一位地方行業協會的人士告訴記者,此次會計檢查深入之后,將會暴露醫藥行業的問題,比如包括監管部門、醫院、醫生的問題,諸如計算在營銷費用內的地方大型醫藥行業的會議費用。

賬本推動的“改革”

兩票制改革、“4+7”帶量采購以及一系列政策監管顯示了監管方對于藥企中間緩解特別是銷售費用“貓膩”的關注,而在業內人士看來,其目的最終指向了藥企研發和流通費用的倒掛之困。

在經濟觀察報獲得一份2017年的報告中顯示,公立醫院藥品成本中生產研發的成本僅占藥品價格的四分之一多一點。最大的成本是在終端的醫院環節,特別是院方公關、醫生回扣、統方費用以及醫院加成,藥價虛高,這已經成為公開的“秘密”。

在2017年的3月召開的“構建更規范更具價值的中國醫藥行業臨床學術交流體系暨醫藥代表登記備案制度研討會”中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我國醫藥行業銷售支出費用在收入的平均占比已經超過40%,甚至部分醫藥企業已經超過了50%接近60%,與國外創新型醫藥企業不足30%的銷售費用占比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廈門國家會計學院副教授、財政部政府會計準則委員會第一屆咨詢委員劉用銓告訴記者,中國的醫行業藥有一個比較普遍的傾向,銷售費用高于研發的投入,與國外的醫藥公司相比,研發低很多,而銷售費用中會有很多不規范的東西,諸如研討會議費,專家咨詢費,就連醫院這邊也有一些變相的補貼,需要改變的就是營銷投入再大,不應該大于研發投入。

為了更好的解決藥價虛高的問題,解決流通環節的問題,國務院辦公廳下發《關于進一步改革完善藥品生產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見》(國辦發〔2017〕13號)明確提出:食品藥品監管部門要加強對醫藥代表的管理,建立醫藥代表登記備案制度,備案信息及時公開。醫藥代表只能從事學術推廣、技術咨詢等活動,不得承擔藥品銷售任務,其失信行為記入個人信用記錄。

上述醫藥行業人士告訴記者,很多醫藥代表學的醫學專業,對于藥品、醫療器械都是非常專業,很多醫生對藥品的了解使用以及醫療器械比如心臟支架的操作都是銷售也就是醫藥代表教的。

“以前醫藥代表是個專業的崗位,受到尊敬,去醫院都是院長接待,傳授知識,現在是醫院門口的橫幅是醫藥代表禁止入內。”醫藥行業人士感嘆變化之快。

盡管會計檢查正在進行,但這并不是讓藥企唯一緊張的政策動向,此外還有即將到來的“帶量采購”。

2018年11月15日,以上海為代表的11個試點地區委派代表組成的聯合采購辦公室發布了《4+7城市藥品集中采購文件》。其中規定:“化學藥品新注冊分類批準的仿制藥品目錄,經聯采辦會議通過以及咨詢專家,確定采購品種(指定規格)及約定采購量”。業內稱為帶量采購。試點地區范圍為北京、天津、上海、重慶和沈陽、大連、廈門、廣州、深圳、成都、西安11個城市(以下簡稱4+7城市)。首批帶量采購已經于今年3月份落地。

行業人士認為,與帶量采購目標一致的是,此次聯合醫保局推動的檢查的目的之一也是為了進一步擠掉藥企過高的“銷售費用”,從而改變目前藥價的成本構成。

上述的財務總監判斷,此次通過檢查找到虛高的依據,達到降藥價是目的,還會打擊虛開發票,醫藥行業逐步改革逐步合規。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財稅新聞部主任
長期關注宏觀經濟,財政、貨幣政策領域。主要關注財稅、金融、審計、環保、PPP、大工業等相關方向。
香港正版最准一肖中特提前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