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科創板彈藥準備好了么?250萬投資者、超千億元準備進場

姜鑫2019-06-14 23:32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記者 姜鑫 黃一帆 “資本市場正式進入科創板時刻。”6月13日,在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上,科創板正式開板,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上海市市委書記李強、上海市市長應勇、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共同為科創板開板。個人投資者韓東(化名)第一時間在朋友圈轉發了這個消息,并配之以上述感慨。

220天,從提出到開板,資本市場上演繹了“科創板速度”,探索已久的注冊制嘗試終于邁出了第一步。而從提出到誕生的過程,中小板用了5年,創業板則醞釀了10年。

開板儀式上,科創板有了自己的英文名字:SSESTARMARKET。

一端承擔創新經濟驅動轉型,一端是資本市場改革試驗田,科創板只應成功,不可失敗,韓東坦言,這是其準備好彈藥,堅定參與科創板的原因。

也正是因為如此,220余天的科創板時間里,證監會和上交所先后發布幾十份重要指導文件,描繪了科創板注冊制試點的藍圖:截至6月13日,有共有123家企業的科創板上市申請獲得上交所受理,18家通過問詢的企業獲準上會,其中9家企業已經過會,3家提請證監會注冊;投資者亦整裝待發,目前已經發行的兩批次科創板投資基金12只,募集資金超過1120億元,而第三批基金在13日下午拿到了批文;就在6月15日,科創板進行技術通關測試,交易系統軟件行將上線,技術層面大門只待正式向投資者打開。

箭在弦上,完成注冊、路演、發行承銷、登記等環節后,市場將迎來首批掛牌企業,有投行人士預測,或許就在不遠的7月。

瞄準打新

“推進速度超過預期,每天都有新的消息出來,這是前所未見的。”作為一名老股民,韓東直言,其對科創板越來越有信心。

韓東2006年殺入股市,至今已有十幾年股市投資經驗。慢慢熟悉了A股市場,經歷過幾次大起大落之后,韓東開始把目光放到了港股和美股市場,美國股市多年的大牛市令他期待。

但在參與之后,韓東覺得還是有很多不便之處,例如美股要熬夜看盤,港股由于單筆最低交易份額由發行人決定,資金需求量不確定。

“聽到推科創板的消息后,興奮之中也有些許期待。”韓東隱約覺著這個“中國版的納斯達克”與創業板不一樣,這里有著更嚴格的信息披露制度,有著接近國際市場的發行制度和交易制度。

由開始的靜觀其變,到官方發布細則加深了解,韓東對科創板的興趣愈發濃厚。“幾乎是全社會在為它做準備,證監會、交易所、地方政府、中介機構都像擰了發條一般”。

2019年3月3日,證監會副主席閻慶民宣布科創板可以開戶,韓東第一時間咨詢了其所開證券賬戶券商的客戶經理。由于此前拿出一部分資金買了房,韓東努力湊了50萬元拿到了科創板通行證。在券商進行交易資格復核時,考慮到自己的經驗和風險承受能力,毅然堅持保留這一權限。

韓東身邊很多“股友”都開通了科創板投資權限。公開數據顯示,已開通科創板交易權限的投資者人數超過了250萬人。以韓東準備幾萬元進行試水粗略計算,個人投資者將為科創板提供的資金有望超過千億元。

與記者接觸的其他個人投資者不同,韓東對科創板的積極性很高。目前,韓東正在仔細研究相關申購細則,為打新做準備。而對于首批企業掛牌后的二級市場交易,韓東認為在僧多(資金量大)肉少(首批上市標的數量有限)的局面下,有望在激烈廝殺中獲取收益。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關于開市后的二級市場交易,投資者之間存在分歧。一位5月中旬開的戶、風險測試勉強及格通過的投資者表示,自己只打算進行打新,由于判定科創板啟動初期會有一波爆炒,所以其對二級市場交易采取觀望態度。

“主要參與打新,開市后震蕩劇烈的話很容易虧錢,但由于機構有戰略配售,個人中簽估計很難。”另一位華東地區投資者稱,“另外,感覺估值會比較高,短期內看價值的人應該找不到買點”。

而韓東的底氣在于,“保持理性的同時,已經做好了大起大落虧錢的準備”。

6月13日,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在陸家嘴論壇上發言時,為投資者打了預防針:市場化定價后,與現有IPO定價機制有本質區別,企業高估值發行的現象可能會增多,開板初期市場供求不平衡,加之新的交易機制需要適應,不排除出現短期炒作、漲跌幅較大的情形。

而韓東們需要做的,恰如證監會副主席李超所強調,過去市場對新股有炒作習慣,科創板是全新事物,投資者要有全新研判,審慎投資,同時也會做好各種預案,在大幅波動下,在規則制度設計方面有一定考慮,也要加強監管。

難題與擔憂

“目前最感興趣的就是第一批企業的質地和上市后市場對企業價值的評估。”上述華東地區的投資者說出了其只愿參與打新的原因,而這亦是市場討論的焦點。

與A股市場現有板塊不同,生來帶著注冊制基因的科創板展示出了更大的包容性,正如上交所所提示,科創板企業可能存在首次公開發行前最近3個會計年度未能連續盈利、公開發行并上市時尚未盈利、有累計未彌補虧損等情形,甚至在上市后仍無法盈利、持續虧損、無法進行利潤分配,此外,紅籌企業、同股不同權都在這個板塊被允許。

對于習慣了投資A股盈利企業的投資者來說,如何合理定價、評估是個難題。科技企業的估值,還要考慮在企業所處的發展階段。對于初創企業,成熟企業的估值方法在實操中并不適用,估值很難用一個準確的數字衡量。

韓東的策略是跟隨市場,相信市場會給出合理的判斷。但對于機構投資者來說,問題卻沒有這么簡單。

“目前來看,在申報科創板的企業中,有七八成是已經發展至成熟期的企業,因為有盈利估值比較好進行,例如可以通過未來盈利預測、進行可比公司比較等方法。”一位券商投行人士表示,挑戰在那些符合科創板五大上市準則中第三、四、五條標準的企業上,對于未盈利的公司、沒有收入的公司,產品沒有面世的創新型的公司該怎么估值,目前并沒有明確的方法。按香港市場經驗,對于這類公司市值可能會隨著研發進度的變化而發生變化。

對于這個難題,科創板的各方參與者都在不斷探索,不少券商研究所以及公募機構都在針對不同類型的企業探索不同的模型,在后市不斷的論證中會更加成熟。

估值難定之外,也給被要求在承銷保薦過程中進行跟投的券商帶來難題。“科創板試點注冊制對投行的定價和銷售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當前重保薦輕承銷的思路很難贏得市場競爭,而是直投、投行、銷售一體化的競爭,而這些,都離不開相關產業鏈的投研能力和機構客戶的儲備能力。”上述投行人士稱,“保薦+跟投”的模式設置也給券商帶來資金和投資能力上的考驗。特別是面對一些尚沒有收入或未盈利的公司,券商的進行直投時的挑戰更大。以醫藥公司為例,假如新藥推出沒有獲批,這就會對業績產生很大的影響。所以在團隊考核上可能會發生一些變化,例如延遲發獎金等。此外,因為跟投也有一定的成本,承銷費率可能會進行調整。

雖然對科創板保持著高度的熱情,對于這一新生事物,韓東也有自己的擔憂。

“在企業申報時,關注到不少標的,去各地證監局網站查看過后發現,不少企業本是打算上創業板或中小板的,科創板開閘后便轉到了科創板。”韓東稱,自己與不少創業板企業曾經有過接觸,發現并不是所有企業都是符合科創板定位的企業。

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經濟主戰場、面向國家重大需求,主要服務于符合國家戰略、突破關鍵核心技術、市場認可度高的科技創新企業,甫一誕生,科創板就被賦予這樣的使命。韓東的擔憂是隨著注冊制度下科創板企業數量的增加,企業會不會不夠“科創”?

面對投資者對科創板企業會否“多而爛”的擔憂,證監會副主席李超表示并不會發生。在李超看來,注冊制并不表明完全放棄審核,并不代表著“注冊制下誰想上就上”,只是說審核方式更強調信息披露。上交所前期受理、問詢、審核科創板申報企業,基本是按照國際成熟市場通用做法,一輪一輪的問詢,問詢出一家真公司、好公司,把問出的真實情況告訴市場,公開透明,讓投資者做判斷。

面對韓東們的擔憂,一位科創板公司高管稱,或許我們本身沒有讓人眼前一亮,可能市場需要把科創板的期望放低一點。科創板對中國市場信息披露的建設將產生重大影響,讓投資者可以更為全面了解一家企業,這個意義會更大一些,后期也不會太失望。

韓東的另一個擔憂是中小投資者補償保護與違法成本問題。他覺得目前A股市場不少違規行為的處罰還是不夠到位,即使有了相關的行政處罰措施,投資者受到的補償也不多。“前段時間出現了保薦代表人篡改招股說明書的事件,這與科創板以信息披露為核心是相悖的,希望科創板是一個對投資者更真實、更透明的市場。”韓東說。

在6月13日的科創板開板儀式上,證監會主席易會滿表示,在試點初期,科創板的制度創新還需要在實踐中進一步檢驗,有一個逐步磨合的過程,這也可能引發一些市場風險。希望各方對科創板多一份理解、多一點包容,既保持熱情,又保持理性冷靜,共同應對可能出現的各種問題,共同遵循資本市場內在規律。

韓東表示贊同。可能,每個科創板起跑線上的市場參與者們,也是這樣的理解和期許。

(本報記者胡艷明對本文亦有重要貢獻)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金融機構新聞部記者
關注證券、新三板、保險行業與上市公司相關領域。擅長深度報道。
香港正版最准一肖中特提前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