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2019藍籌年會】陸銘:中國都市圈時代到來

2019-06-14 11:22

1

2019年6月5日,在由經濟觀察報社主辦的第十六屆(2019)中國藍籌地產年會上,上海交通大學特聘教授、《大國大城》作者陸銘表示,中國的都市圈時代已經到來,中國城市的發展接下來會告別過去的均勻發展,而走向一個城市群的發展。

以下為陸銘演講內容節選:

如果大家不能理解人口流動方向就不能理解城市分化,就沒法理解房地產市場分化。

盡管中國面臨跟美國的貿易爭端,但這只是長期趨勢中的小浪花,不會使中國經濟走向封閉的狀態,這是今天討論所有的前提,我今天所有的講話建立在中國經濟保持開放的條件之下。

我們在用晚上夜光圖看的時候發現,中國華北地區人太多。今天出現的南北差距,大家過于關注經濟發展總量差距,如果是總量差距有人口流出,華北以北的地方從經濟總量講,總體講是中國的流出地,恐怕是中長期的現象。

城市發展是有路徑依賴性的。當今發展的大城市,港口老早不是港口的功能,已經轉化為旅游功能了,但是仍然是這個港口城市,大城市最早有大量的經濟資源、人力資本的優勢。1990年非農業人口已經超過100萬的城市,其中三個是北方的天津,長三角的上海,和珠三角的香港和深圳,中國30年快速城市化,中國大城市的格局基本上沒有發展達標,只不過非農業人口超過100萬基礎上增加了少數幾個。

這些大城市的布局非常有意思,基本可以用一個弧線連接中國的北中南三大港口,并且用四條直線連接四個大城市,一個大城市到另外一個大城市怎么聚?基本上在一個大城市附近或臨近的地方產生另外一個大城市,在特別近的地理空間里面沒有存在第二個大城市空間的。除非是特別的,重慶和成都的關系,香港和深圳的關系。

這個在中國今天呈現什么樣的格局?首先告訴大家,中國的經濟活動是高度空間聚集的,這個特征會在未來進一步更加聚集,更不是走向分散,如果把中國聚集的程度跟國際比較,我們把中國GDP比較大的城市,從大往下排,排到這些城市占據50%的GDP了。人口呢?人口遠遠不如經濟集中那么嚴重,中國北方人口的分布跟整個經濟的分布不一致。

我順便講一句,集聚和平衡的關系,在我們很多人的腦海里這個關系是矛盾的,在這種情況下經濟的平衡發展應該怎么做?應該做人均的平衡。如果一個地方,GDP的份額,和人口的份額是一樣的,不同地方之間的人均GDP是一樣的,所以你不要怕集聚,效率的平衡是可以兼顧的。現代人口過于集中的地方,人口多會逐漸轉移到GDP集聚的地方。

再看常駐人口和戶籍人口之差。常駐人口大于戶籍人口,主要分布在沿海的大港口周圍,尤其長三角珠三角,這個趨勢的長期存在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是經濟效率、市場力量所驅動的,這個力量是跟中國的地理條件有關,只有東南地區,長江和珠三角入海口的附近,所謂的大江大河入海口的獨特的地理條件。

我分三個層面講對于中國發展的影響力。在國家的層面,討論沿海到大港口的距離,在區域里討論核心大城市的距離,還有城市層面,討論到當地老城區的距離。一個城市經濟增長的潛力和未來對于人口的吸引力,這三個距離都起到作用。

地理不是唯一決定因素,但它是主導因素。一個城市到沿海大港口的距離,和到區域這兩個的距離,占到區域增長的25%,我的研究里所有的解釋增長因素加在一起,能夠解釋城市經濟增長50%,在我們所掌握的能夠解釋城市經濟增長的因素里,僅僅兩個地理距離因素解釋一半,你愿意叫做地理決定論也可以,如果認為不叫地理決定論也對。基本上越是遠離大港口的地方,經濟增長越低。大概距離沿海大港口到500到600公里的時候,離上海大概500公里的范圍內有一個經濟增長最低的部分。

第二個距離,到大城市的距離。一個國家的城市體系一定有大中小再到小到農村,但不是所有的小城市一樣,有的小城市城鎮離大城市很近,可以參與制造業的分工,提供旅游、休閑文化產業。有的遠離大港口,基本上就沒有太多的經濟增長潛力。不管你看長期的,還是看短期的,越遠離大城市中心的地方,經濟增長相對比較慢。

第三個距離,中國的新城建設。全國遍地開花建了很多新城,中國90%以上的城市都建了當地新城,而今天的大概三分之一的城市人口負增長,我們在當地規劃建設自己的新城,而且規劃特別大,在我的數據庫里平均規劃新城超過100公里人口超過40萬,距離當地地級市的市中心超過25公里,什么概念呢?我們以上海作為參照系,新城的選址相當于從上海的人民廣場跑到城區之外了。規劃越大密度越低,當地地方政府的債務處于GDP越高,因為有投入、沒產出。

一個地方到底如何發展自己的優勢?第一,仍然可以去往大城市集中,維持中國的內力,可以發展更多的制造業服務業。與此同時在一些地理位置好的中部地區,比如長江中下游的湖北、武漢,這樣可以充分的利用沿海地區的制造業。但是中國大量的地方遠離港口,遠離大江大河,也要實現全國的遍地開花的現象。

同時,沒有機會搞制造業可以提高旅游和文化資源,這些產業經濟增長的總量受制于核心,通過減少人口來提高人均的GDP。

與遠離港口的地方可以發展其它產業,比如芯片、手機、軟件、直播平臺、呼叫中心,這些都可以成為一個地方的經濟發展優勢。

另外在中國的中西部,為了滿足局部內需產業,可以不用在長三角珠三角制造,如果是規模經濟很強的行業,寧愿在少數地區發展,通過運輸的方式。但并不是說欠發達地區和遠離港口的地區沒有機會,如果懂得經濟學比較優勢的概念就會知道,條件再差的地方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優勢,哪怕是沙漠都可以找到旅游的。

再回到大城市這邊,我認為中國今天都市圈時代已經到來,最近有一篇傳播很廣的文章,認為今年是都市圈的元年。中國城市的發展接下來告別過去均勻發展,而走向一個城市群的發展,我剛才講到核心大城市對于周邊的帶動凸現出中心城市的概念,而最大的障礙是跨行政制度的障礙。

來看看我們今天都市圈建設的差距。東京核心的蔓延半徑可以達到50公里甚至可以達到80公里,而上海中心城區的輻射半徑是15到20公里, 50公里都到江蘇了,80公里到蘇州了,這里還有大量的綠色農田。一方面上海和北京有全世界最貴的房價,一方面希望控制上海城區的面積、防治城市的無須蔓延,越是這樣做上海的人口控制越緊、人口越流入,房價越是增長。所以未來中國的都市圈建設,從當前狀態下是以太陽系的模式,就是所謂中間分割的,未來有八爪魚的模式,中間城市中心和未來軌道的連接。東京的情況,就是八爪魚的情況。

最后評論一下,京津冀和長三角和粵港澳的未來。京津冀最大的優勢就是北京的人力資源和總部經濟,缺大江大河,最近有很多跡象表明,北京直接跳過河北直接到珠三角,人永遠往收入和就業好的地方走,不需要離開北京到河北去。長三角非常重要的優勢是長江中下游的黃金水道,同時有教育和醫療的優勢,上海也在控制規模。粵港澳地區是城市間的互補,相互的創新制度,但是劣勢是三個海關,除了香港以外,廣州和深圳的教育和北京上海還是有一定的距離的,主要是指高等教育。

中國未來的投資格局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上海怎么想,如果上海做工做細,在我說的格局里面,是有獨特的特點和歷史優勢,長三角會成為中國最最厲害的地方。如果上海覺得今天做到位了,那就是把機會讓給了粵港澳地區。但接下來到底怎么樣還不知道,我自己認為上海經濟處在夢醒十分,接下來到底是不是真的覺醒還要拭目以待。

今天邁向以超大城市為帶動的都市圈和城市群發展,國家層面在集聚中走向平衡,實現人均GDP的平衡,這時候到港口和大城市的距離仍然很重要,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比較優勢,有些城市是需要通過人口流出實現自己的比較優勢。

今天國家層面已經啟動了中心城市戰略,如果你認為都市圈建設將成為下一個未來的話,軌道交通線和目前的核心大城市管轄的問題成為交叉點。

香港正版最准一肖中特提前免费公开